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The Jacket

  ※ 2015/10/04

  ※ Minho / Thomas

  ※ 大學情侶設定。

 

  *   *   *

 

  Thomas一直以為只有小孩子會在夏天感冒。


  在他的認知裡,只有中學以前的孩子才會開著冷氣呼呼大睡,卻在意識模糊間忘了替自己蓋上被子──或者把棉被踢下床。但是當他一大清早被Minho的噴嚏聲吵醒時,他才驚覺這種事情不是小孩子專利。就算是大學生也同樣無法倖免。


  Thomas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忘記那個畫面。在他勉強睜開眼睛的時候,Minho的被子有一半滑落在地上,另一半則被他緊緊抓住扯在胸前。但儘管如此,它能覆蓋的部分仍然不到Minho身體的一半。Minho還沒到該用「蜷縮」形容的程度,但是他屈起身體、背對Thomas的模樣看起來就像一塊放在床上的牛角麵包。


  他不知道為什麼Minho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熟睡。他的噴嚏聲跟咳嗽聲就像打雷一樣竄進Thomas的耳朵裡──這連帶讓他夢到一場無比可怕的暴風雨,而Minho還被落下來的閃電擊中──當Thomas驚醒之後,他才發現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他的室友。兼男友。


  雖然Minho的行為讓Thomas不想在心底附註「男友」這個詞,但是他得承認,他醒來時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查看Minho的情況。Minho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他在一夜之間得了重度肺炎。


  他忘記自己當時確切說了什麼,他只記得自己坐在Minho床邊搖他的肩膀,不停叫著他的名字。Minho轉醒時的表情就像個笨蛋,Thomas想,而且是個反應遲鈍到不像Minho的笨蛋。但是當Thomas準備摸摸他的額頭、確定他的腦袋沒燒壞的時候,Minho卻伸手把他扯到床上,然後用可怕的鼻音跟惡作劇式的微笑跟他說了一句「早安」。


  每次Thomas回想起來,他都覺得對Minho釋出任何擔心都是在浪費自己的感情。特別是在Minho頑劣的個性之下。


  Thomas告誡過他在感冒痊癒之前不要吹風,至少不要把冷氣溫度調那麼低,但是Minho從來沒有當一回事。他知道Minho的身體素質很好,這種小事對他來說或許不用一個禮拜就好了,但凡事都有例外,沒有人能保證Minho的做法會不會讓小感冒演變成重感冒。每次聽到他故意似地用力擤鼻涕時,Thomas都忍不住翻一個很大的白眼。


  「Minho,」在今晚第五次聽到Minho像是噴射機般吵鬧的鼻涕聲時,Thomas再度喊著他的名字。他從自己的位子上轉身,手臂搭在椅背上,「拜託,在你的感冒好轉之前別再開冷氣了。」

  「你以為現在是幾月啊?」Minho把衛生紙捲成條狀,毫不客氣地塞進自己的鼻孔。他同樣轉身看向Thomas,用嚴重的鼻音反駁,「你想把我熱死嗎?」

  「別像個小孩一樣。」Thomas皺眉。

  「比起你,我很肯定我還沒那麼幼稚。」Minho露出譏笑的表情,他打量了一下Thomas,「看看你的短袖跟短褲。如果沒有冷氣,你是不是要把這些全脫了?雖然我是不介意啦。」Minho張開一個曖昧的笑容,好像他真的很期待Thomas這麼做一樣。


  Thomas瞪著Minho,他抖抖嘴角,用不屑跟無奈的聲音從嘴巴噴出一口氣。而Minho只是笑著聳聳肩膀,好像他同樣為了Thomas著想一樣。


  「至少你可以穿外套,」Thomas瞥了一眼冷氣,「還有別把出風口對著自己。」

  「那就去吧,Thomas老媽。」Minho翹起腳,把鼻子裡已經溼了一半的衛生紙抽出來丟進垃圾桶,「我正在等喔。」

  「老天,」Thomas壓低聲音抱怨,「大學生?哇喔。」

  「但是你愛死我了。」Minho完全不在意Thomas的嘲諷,「怎麼樣啊,大學生?」

  「狗屁。」Thomas瞪了他一眼。


  Thomas把雙手撐在桌子上,借力讓自己從座位上站起來。他走到Minho的床前,把他隨手扔在上面的遙控器抓起來。他抬起手把它對準安裝在房間上方的冷氣按了幾下。接受到指令的冷氣聽話地調整角度,出風口前的扇片很快地從壓低變成水平。


  Thomas還順手把溫度調高了兩度,接著他把搖控器放到自己的桌子上,以防Minho趁他不注意又把溫度調低。


  「你的外套呢?」Thomas轉身問。

  「誰知道?」Minho重新捲了一張衛生紙塞進鼻孔,「現在是夏天,誰會穿外套啊?」

  「我也沒見過有人在夏天感冒。」Thomas反擊道。

  「去你的。」


  Thomas不理會Minho的咒罵,他逕自走到Minho的衣櫃前面,準備從他的衣服堆裡至少找件風衣外套什麼的。但是沒有。Minho的衣櫃裡很多件短袖、無袖上衣,一些短褲跟長褲,還有一、兩件長袖上衣。但是Thomas沒有看到任何接近外套的衣物。他困惑地盯著衣櫃內部,雙手在陰暗的空間來回翻動,可是他沒有找到任何他期待中的物品。


  這一點都不合理,Thomas在心底咕噥。但退一步思考,Minho這個人本來就是個沒有邏輯的存在,不是嗎?


  「我知道你很喜歡我,但是你可以不要對著我的衣服發呆嗎?」Minho的聲音涼涼地從旁邊傳來,話中帶著笑意,「你知道,我會害羞。」

  Thomas決定無視Minho的屁話,「我真不敢相信這裡一件外套都沒有。」

  「說不定我上次回家的時候扛回去了。」Minho攤攤手,「我本來就不怕冷。」


  不怕冷?Thomas看著Minho臉上兩捲衛生紙隨著他的呼吸上下擺動。不怕冷?他深呼吸,勉強壓下自己心底那抹不屑的感覺。


  Thomas搖搖頭。他走向對面自己的衣櫃,從衣架深處找出自己的棒球外套──那是件藍橘相間的紐約大都會外套,胸口還印著大大的球隊隊徽。雖然他在加州唸書,但他從來不掩飾自己是個紐約人的事實。他將外套在空氣中抖了兩下,除了毛球跟棉絮隨著他的動作飄散在空中,Thomas也確定它沒有帶著任何奇怪的霉味。


  他拎著外套走到Minho面前,伸手把它遞給Minho。Minho坐在椅子上,抬頭看向Thomas,一點想要接過外套的樣子都沒有。


  過了好一陣子Minho終於舉起手臂。就在Thomas以為他要拿過外套時,Minho只是隨手抽掉鼻子上的衛生紙。


  「拿去啊。」眼看Minho遲遲沒有動作,Thomas忍不住催促道。

  「我的身體好重,Thomas,」Minho的聲音突然壓低了一點,「幫我穿。」

  「什麼鬼?」Thomas說,「我數到三,你不拿就算了。一。」

  「三。」Minho搶在Thomas之前跳到第三秒,「好了,別浪費時間,你可以幫我穿了。」


  Thomas從喉嚨發出某種掙扎的聲音,像是在抗議Minho的無理取鬧。他很想把外套砸在Minho臉上轉身離開,但是他的腳卻死死地釘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他於事無補地瞪著Minho,但Minho只是回給他一個討人厭的微笑。


  最後他用力吐了一口氣。他妥協地彎下腰。


  他不打算像幫嬰兒換衣服一樣手把手幫他穿外套,他只想把它披在Minho背上。這是他的極限,他可不想真的變成Minho的老媽。


  但是當他把外套掛在他肩膀上,準備調整一下衣領跟袖子的部分時,有什麼東西用力地扣住了自己的後腦勺。在Thomas來得及反應前,Minho的臉已經在他眼前放大好幾倍,而他們接觸的地點叫做嘴唇。Minho的嘴唇就像平常一樣厚實,唯一的差別只是感冒時的體溫讓它們比過去更加溫熱。


  Thomas用一秒回神,然後用另外一秒挑起眉毛。他不想這麼說,但是他發現自己已經習慣Minho的接吻遊戲了。唯一讓Thomas意外的是這個吻並沒有持續太久。至少比起過去的紀錄,這次的時間短得像是彈指的一瞬間。


  當Minho收回他腦袋上的手時,Thomas幾乎要朝他翻一個白眼,然後送他幾句冷言冷語。幾乎。但是在Minho開口之後,Thomas發現自己的語言能力全部變成一根魚刺,深深卡在喉嚨裡。


  「謝啦,Thomas。」Minho勾著一邊嘴角,漫不經心地道謝。


  Thomas很清楚這裡面感激的比例有多少,客觀來說或許還不到一半。但是他不得不承認,Minho的眼神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了。


  他很輕地嘆了一口氣。

 

评论(4)
热度(40)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