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Time Difference

  ※ 2015/09/26

  ※ Minho / Thomas

  ※ 高中生。

 

  *   *   *

 

  房間裡一片黑暗。


  Minho的手指勾著自己的背包,手臂反折抵住自己的肩膀,用肩膀的支撐抵銷它大部分的重量。儘管他的背包裡幾乎什麼都沒有,他還是習慣這樣提著自己的東西。他環顧四周,朝空無一人的房間吐出一口氣。


  他跨步走進門,隨手把背包丟在地上。布包摔在地上發出一如往常的悶聲──儘管他只能依靠窗外路燈的光線勉強辨識物體,但這裡可是他的房間,他閉著眼睛都能知道自己把包包丟到哪個角落。接著他反手貼上牆壁,像是直覺一樣找到電燈開關。按鍵的聲音就像有誰彈了一下手指,而電路隨著短暫的聲響如魔術般在一瞬間接通。


  日光燈把他的房間照得彷彿白晝。他走到自己的書桌旁邊,發洩似地把自己摔在木頭椅子上。在他發現這個動作抵消不了他的疲倦時,他只能自暴自棄地打開自己的電腦。開機時的運轉聲像棉線一樣竄進他耳裡,他忍不住伸出小指在耳道裡轉了兩圈──不,或許這只是他幻想出來的感覺,真正的理由是因為他今天戴著那個天殺的對講耳機好幾個小時,而那玩意的重量跟噪音讓他差點動手扯下自己的耳朵。


  去他的得來速,Minho在心底咒罵。他發誓這個月結束他就要辭職走人,而且在他離開前,他還要把那些爛客人還有爛上司全部當面臭罵一頓。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的電腦已經開機完成了。他看著發光的螢幕撇撇嘴,挑了一下眉毛。他決定暫時把打工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拋到腦後。


  他瞥了一眼自己的手錶,然後又看著自己螢幕上那個跟手錶時間完全不同調的小時鐘。那上面的時間並不屬於加州,甚至不屬於美國任何一個地方。那是澳洲的時間。


  澳洲,雪梨。Thomas該死的夏令營地點。


  想到Thomas,Minho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他絕對不會忘記當Thomas在學期結束前告訴他,他今年會在澳洲度過半個暑假的時候,他的心裡有多想揍他一拳。


  Minho跟Thomas從九年級就認識了,而現在他們都要升上十二年級了。他不能說他們形影不離,但是除了「形影不離」,他還真的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了。他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要去招惹Thomas,或許是他那一臉狀況外的表情,或許是他笨得在操場把自己的臉重重摔在草皮上──那些都不重要了,因為現在他們就是最要好的搭檔。Minho從來不懷疑這點。


  可是現在,他可愛的死黨卻選擇把他丟在美國,一個人飛去那個鳥不生蛋的島上。Minho連想都懶得去想那邊會是什麼樣子。陽光?無尾熊?袋鼠?歌劇院?海灘?算了吧。Thomas最好不要向他炫耀這些無聊的東西,不然他一定會送他一個特大的白眼。


  但這還不是最糟的,更讓Minho煩躁的是他媽的時差。他永遠搞不懂怎麼計算那東西,所以他選擇最簡單的方式:直接在桌面上設置一個澳洲時區的時鐘。但這些都只是最基本的事情,最麻煩的問題還在後頭。


  因為時區不同,Minho發現他連跟Thomas好好說話的時間都快要沒了。上課就不用說了,就算是假日,他們也可以耗掉整個下午或晚上一起消磨時間、四處鬼混。但是自從Thomas走後,他們之間的相處從一天好幾個小時縮水成短短的兩三個小時,有時候Thomas還會用各種理由強制結束對話。


  Minho好幾次都想直接買一張機票飛去掐死他。


  Thomas才離開一個禮拜,Minho就覺得時間已經被放大成一個月。他不想讓自己像個吃奶的嬰兒一樣死纏著媽咪,可是他得承認,他還沒調適好一個朋友從自己身邊被抽離的感覺。他還是會跟其他人出去閒晃、屁話,但是只有Thomas可以忍受自己火力全開時的冷嘲熱諷。他並不在意激怒其他人,Minho甚至連評論他們的幽默感都嫌麻煩;只有Thomas總是搞不懂他的幽默,卻還是會勉強扯開一個一點都不有趣的笑容。


  他的身體向後倒在椅背上,手臂朝反方向伸直握住桌上的滑鼠。他點開慣用的通訊軟體,然後拉過放在一旁的耳罩耳機接上。他只戴起了左邊耳機,另一邊則讓它貼著自己耳後的頭髮。


  現在是凌晨十二點,澳洲的下午五點。如果他沒記錯,Thomas現在應該要準備吃晚餐,或者在回寄宿家庭的路上。Minho一邊思考一邊撥通網路電話。


  單調無趣的鈴聲從耳機裡傳來,但Minho完全不懂這種聲音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它們一點都無法打發任何東西,反而讓等待的時間顯得特別漫長。尤其是經過這幾天之後,他更討厭這個聲音了。他的手指不耐煩地來回敲打桌面。


  幾秒之後,鈴聲消失,電話另一頭終於切換成一個像樣的聲音了。


  「哈囉?」

  「你也太慢了。」Minho劈頭就抱怨,「你剛剛弄丟自己的手機了嗎?」

  「Minho。」Thomas習慣性地喊一聲,「我才剛到家,你總要給我點時間放東西。」

  「所以我給你五秒鐘。」Minho調整姿勢,身體前傾。他把右手握成拳頭,讓臉頰撐在上面。他的右眼因為肌肉擠壓少掉一半視線,但他不在乎,反正他現在不需要用到自己的眼睛。

  「真是感謝你啊。」Thomas反諷。

  「所以,」Minho開口,「你那邊還好吧?我想已經有人開始受不了你,希望你不會被當成人肉沙包。」語畢他還偷笑一聲。

  「我很好,不勞你費心。」Thomas哼了一下。

  「我還以為你會開始想家了,」Minho的嘴角揚起一個調侃的笑,「你肯定沒離開爸媽這麼久。喔、喔,對了,我猜你每天晚上還會哭著想念我。」

  「剛好相反。」Thomas故意似地說,「我在這邊過得很舒服。這邊的風景很棒,我交了很多新朋友,Brenda他們也對我很好。」


  Thomas的話讓Minho挑起一邊眉毛。他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思考Brenda這個名字指的是誰,但是最後除了模糊的記憶外,他什麼也沒得到。


  「可以請你再介紹一次你的新朋友嗎?」Minho邊說邊煞有其事地撓了撓自己的耳朵,「我的大腦肯定把他們歸類在資源回收桶裡了。」

  「拜託,」Thomas笑了一下,「Brenda跟George啊,寄宿家庭裡的姊弟?我肯定跟你提過他們。」

  「大概吧。」Minho不以為然,「她辣嗎?」

  「Brenda長得很好看,而且很大方。」Thomas陳述道,「她很懂得照顧人,不管是我或George。」

  「聽起來你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了。」Minho瞇起眼睛,看上去有點不耐煩,「你可不要被她拐走了。」

  「誰知道?」Thomas笑了幾聲,Minho突然分不清楚他的話裡是誠懇或是揶揄,「我是說,我每天都要跟他們相處在一起。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對,你最好在那邊搞大人家的肚子然後一輩子都別回來了。」Thomas的話裡有什麼東西讓Minho不是滋味,他譏笑,「別指望我會飛去澳洲替你善後。」

  「好啦、好啦,我開玩笑的。」Thomas先退讓了,他頓了頓,「Brenda比我跟George還大幾歲,她就像我的姊姊,好嗎?」

  「你最好記得你現在說了什麼。」Minho帶點警告意味地說。


  Minho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現在的心情。他當然知道Thomas聲音裡帶著多少玩笑,他也知道Thomas身邊有一些女性朋友──例如Teresa──這些都是正常的。就算他真的喜歡上Brenda,Minho也不會意外。在陌生的環境裡,任何友善的舉動都會被無限放大,更別提Thomas這種徹頭徹尾的濫好人。Minho很清楚,他太容易相信別人了,就像一開始他們認識的時候也是。


  但他知道自己就是不喜歡。Minho認識Teresa、認識Harriet、認識Sonya──認識Thomas身邊每個女生。他熟悉Thomas的交友圈,如果他選擇她們其中一個,至少Minho清楚那是什麼情況。但是現在?他可拒絕接受一個完全陌生的女生,尤其是當他無法在Thomas身邊的時候。他跟Thomas認識三年多,他不知道這可以代表什麼,但他不喜歡總是聽到Thomas開口閉口都是那個認識不到三個禮拜的人。


  「你讓我覺得我有個吃醋的女友。」Thomas忍不住笑出來,「我只會在這邊待三個禮拜,Minho。現在只剩下兩個禮拜了。」

  「去你媽的女友。」Minho在第一時間反駁,「如果你生物課睡著了,我提醒你:我也是男人。不客氣。」

  「好吧,那我更正,你讓我覺得我有個吃醋的男友。」Thomas憋笑,接著他解釋,「我還以為你會抗議的是『吃醋』這個詞。」

  「技術上來說,的確是啊。」Minho聳聳肩膀,他順著Thomas的話故意說,「任何意圖誘拐你的人我都討厭。這樣說你開心了嗎?我親愛的Thomas?」

  「天啊、天啊,我覺得我快吐了,」Thomas裝腔作勢地乾嘔,然後他咳了幾下,「你贏了,我受不了這個對話了。」


  雖然Thomas如此陳述,但Minho還是可以讀出他句子裡的笑意。


  「我還沒使出殺手鐧呢。」Minho的嘴角勾起一抹惡作劇的笑容,白皙的牙齒一顆一顆露在外面。他調整自己的耳機,把麥克風對準自己的嘴唇。

  「看在上帝的份上,」Thomas搬出求饒的聲音,但他還是笑了一下,「不要讓我聽到。」

  「聽好了,Thomas,」Minho像是準備說出什麼天大的祕密般深呼吸,然後又緩緩吐出來,「不管你在那邊發生什麼事,記得,我愛你。」


  他極盡煽情地對著另一端的Thomas說道,好像把自己這輩子最溫和的語氣都用在上面;但是不到一秒鐘,Minho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最好是啦。」Thomas近乎不屑地開口。


  Minho幾乎可以從他的聲音想像他現在的模樣──一隻手插在腰上、一隻手抓著自己的電話,而眼眶裡的兩顆眼珠早就因為他的話而翻到後腦勺去。他的鼻子會因為無奈而噴氣,嘴角還會被他用力抽動。


  「不要太想我,Thomas。」Minho補充,「還有兩個禮拜。」

  「不,你讓我一點都不想回加州了。」Thomas有些嫌棄地說。

  「你忍心不回來嗎?」Minho張開一個興致高昂的笑容。他自顧自地笑了一陣子,接著他瞥了一眼時鐘,「好吧,瞎扯夠了。晚餐時間。」

  「加州現在是半夜吧?」Thomas問。

  「我現在過的是澳洲時間,你不知道嗎?」Minho理所當然地回答,「因為有個該死的混帳正在澳洲度假。」

  「真是抱歉啊。」Thomas哼了一口氣,「我去吃飯了。」

  「快滾。」


  Minho看著螢幕上的通話視窗自動消失,接著重新回到連絡人清單的畫面。他盯著那些名字好一段時間,最後他笑著搖搖頭。


  他隨手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蓋上,起身準備洗澡。


评论(8)
热度(39)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