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Grounded

  ※ 2015/09/12

  ※ Minho / Thomas

  ※ 高中生。

 

  *   *   *

 

  Thomas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他坐在自己的書桌前,手指在桌面上規律的敲擊。指尖打在木頭上的聲音不大,但對於沉默的空氣而言,任何聲響都像打雷一樣震耳欲聾。他抬頭看向窗外,太陽剛好被雲層遮住一半,但是陽光還是把他們家的草皮照得閃閃發亮。他聽到有狗吠聲傳來,可是他沒有心情去猜是哪戶人家在溜狗。


  如果沒有意外,他現在應該要躺在海灘上,讓陽光把自己的皮膚曬成古銅色,再搭配上一杯杯口漂著冰塊的水果酒,或許旁邊還會有剛切好的西瓜跟水蜜桃;他可以想像海水沖刷過自己的小腿,沾濕了海邊的砂礫跟緩慢爬行的螃蟹──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但是該死的,他想,意外就是發生了。


  他發誓他是無辜的。他真的無意介入那群孩子的鬥毆行列,他不認識其中任何一個人,也從來不是那種類型的學生;相反地,他總是避免讓自己惹是生非──好吧,但他壓抑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可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再次對著自己辯駁。


  Thomas不記得細節了。他只記得在他下課要去牽自己的車時,附近傳來了一陣一陣吵雜的聲音。他跟著聲音走到旁邊的空地,就看到兩、三個學生扭打成一團,他們每個都不壯,但是揍人的狠勁卻不比任何人少。他們旁邊聚集了一群看好戲的人,有人在拍照,有人在起鬨,還有幾聲口哨從他們之中傳來。


  Thomas小心地前進,試著把頭探進人群裡。他發誓他真的只是想了解情況,他擔心有人受傷,如果情況嚴重的話他得要通知老師。但是其他人揮動的手腳不斷打中他,他只能不停在人群中移動,讓自己躲過那些攻擊。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擠進了人群中央,距離那些正在打鬥孩子只有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接著有誰的手肘打到他的後背,Thomas幾乎停不下自己的腳步,一個踉蹌就被推進那三個人中間。


  在他來得及退開前,有誰的拳頭打中了他的臉頰。他的腦袋忽然一陣暈眩,接著他的聽力被嗡嗡嗡的耳鳴取代。他的腦海裡有幾秒鐘的空白,所有感官都像消失一樣離他遠去。


  「媽的,這白癡是誰?」

  「滾遠一點!」


  當Thomas恢復一點感知,他的聽覺馬上被各種咒罵填滿。他不斷告訴自己要趕快離開,但是他的四肢卻跟不上大腦的速度。他往後撞到了幾個正在吶喊助威的學生,他們朝著Thomas噴了好幾句垃圾話,接著有人對Thomas揮出一拳。這次他在受到攻擊前就躲開了,而那個人的拳頭剛好打中旁邊正在大笑的孩子。


  事情忽然像是炸開的油鍋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原本只是三個人的恩怨──Thomas不知道該怎麼定義他們行為──但是最後卻演變成一場小型鬥毆。Thomas不擅長打架,但幸好他的動作還算靈敏。雖然他的臉頰腫了一大半,可是他還是能在一團亂中閃過突然出現的拳腳。


  他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在驚動其他人前逃走,但他的計畫很快就被趕到的警衛跟老師打亂。


  Thomas對自己跑步的速度有強烈的自信,他知道自己差點就可以逃走了,但是他卻在起步後三秒把自己的臉狠狠摔在地上。突然的疼痛讓他失去所有反應能力,當他勉強撐起自己的時候只看到水泥地上斑駁的血跡。從鼻子傳來的刺痛感讓他的眼淚掉出眼眶,溫熱的血液更像在嘲笑他一樣滑過他的人中。


  最後他被警衛扶──如果不說是拎──起來,然後跟著其他人一起被送進校長室。但是Thomas知道他們都只是替死鬼,因為真正惹事的那些人在第一時間全都逃走了。跟他一樣倒楣被抓到的全都是不夠機伶的笨蛋──對,他也是。他懊惱地想。


  當他的母親趕到學校的時候,他幾乎不敢看向她的眼睛。他清楚自己不是他們的一員,但是看看他:他的臉頰已經消腫,瘀青卻沒那麼容易消退;他的鼻子還殘留乾掉的血液,更別提他髒掉的白色T-Shirt。就算他想解釋,他都不知道該從何開始說起。


  他的母親沒有在所有人面前責備他,她只是摸摸他的後腦杓,然後帶他離開學校。


  Thomas在回程的路上向她說明事情的經過,不過他保留了一些事情。他不打算說謊,但他告訴他的母親那些孩子鬧事的地點剛好在他的腳踏車旁邊,所以他才會捲入這些麻煩。「旁邊」這個詞有很多種解讀,而Thomas決定把想像空間留給他的母親。


  他們到家時他的母親要他把身上那些髒污處理乾淨,所以Thomas迅速地洗了一個澡。當他出來的時候,他的父親也下班回來了。他一邊讓母親替他上藥,一邊複述剛剛那件事情。他的父親聽完後告誡自己以後要更小心、要更懂得保護自己,還要收斂自己的好奇心。Thomas只能不斷點頭,讓自己看起來有十足的悔意。


  就在他以為噩夢就要結束的時候,他的父親卻再度把他打回地獄:這個週末他被禁足了。


  Thomas忍不住從沙發上跳起來。他差點打翻他母親手中的消毒水,可是他來不及道歉。


  「可是這個週末──」

  「我知道你有行程,但是看看你的傷。你不能下水,就算去那邊也沒有意義。」他的父親指著他的傷口,「更何況,錯還是錯。你必須在家反省。」


  Thomas還想反駁,可是他的父親已經做出停止的手勢。在Thomas不甘願的目光中,他緩慢走出客廳,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


  每當他想到父親果斷離開的背影,他都會再次怨恨起自己該死的好奇心。


  他昨天已經打電話給Minho,簡單地說明自己的處境──他毫無意外地收到Minho的譏笑跟嘲諷,可是他連一個字都懶得反駁了 。Minho的嘲笑無疑是雪上加霜,但比起這種事情,行程泡湯更讓他沮喪。


  他把臉埋進自己的手掌裡,試圖遮掩外面太美好的天氣。


  就在他自怨自艾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拿起電話看了一眼螢幕,聯絡人是Minho。


  「哈囉,被禁足的可憐蟲。」Minho的聲音大剌剌的傳進他的耳裡,「你的禁足生涯還順利嗎?我猜這個週末你只能一個人玩《俠盜獵車手五》了,對吧?」

  「噢,Minho。」Thomas有些無力地說。

  「嘿,別難過,你可以趁現在多賺點錢,提升自己的等級。」Minho的話中帶著笑意,「你可以順便把怨氣發洩在那些電腦人物上,別忘了你的火箭筒跟步槍。」

  「比起搶劫,我更想要好好的在海灘曬一整個上午的太陽。」Thomas從書桌前站起來,走向自己的床邊坐下。

  「不過就是海邊,又不是沒去過。」Minho的聲音有點不屑。

  「你當然無所謂,」Thomas不滿地說,「你現在一定躺在沙灘上,然後喝著該死的水果酒。」

  「如果你希望我那麼做,那我就要丟下你了。」Minho忽然笑了一下,「你可不要後悔。」

  「什麼?」Thomas困惑。

  「猜猜看我現在在哪。」Minho的語氣中帶著笑。

  「呃?」Thomas愣了愣,「海邊?」

  「你是白痴嗎?」Minho的聲音上揚了一些,「我還以為我提示得夠明顯了,你的腦袋是不是昨天被揍壞了?」

  「你不在那裡?」Thomas驚訝地說,「可是Teresa跟Brenda,還有Alby跟Newt他們呢?還有其他那些人?」

  「誰規定我一定得跟他們鬼混?」Minho說,「他們要怎樣是他們家的事情,我可不是他們的褓母。」

  「我還以為你喜歡海灘,或者其他什麼的。」Thomas皺起眉頭。

  「對,你不說我都忘了我最喜歡那些穿著比基尼的辣妹。」Minho又笑了一下,「我每次都在等誰的泳衣被海浪沖走,或者誰不小心走光了。」

  「所以,」Thomas無視他的話,「你現在不在那裡?」

  「廢話,所以我才叫你猜啊。」Minho的口氣像是在催促他,「快點,別浪費時間。」

  「H&M?」Thomas意興闌珊地說,「拜託,Minho,我現在沒心情。」

  「顯然你的幽默感到現在還沒找到回家的路。」Mimho評論道,「打開窗戶,蠢蛋。」

  「什麼?」Thomas反射性地望向窗戶,接著他的眼睛忽然不受控制地瞪大。


  Thomas看到Minho站在他家門前那棵大樹的樹幹上。


  那棵樹從Thomas有記憶以來就在那裡,無論風吹雨打都沒有折損過。它的樹根深深埋在草坪裡,上半部枝葉茂盛,四散的樹枝剛好連到Thomas的窗戶前。


  「Minho?」Thomas不可置信地喊。


  當Minho看到Thomas時,他的臉上馬上揚起一抹惡作劇得逞的笑容。他的嘴角向上勾起,潔白的牙齒自然地從唇縫裡露出來。Thomas覺得他的表情簡直比窗外的天氣還燦爛。


  他們四目相接後Minho很乾脆地掛斷電話。他小心翼翼地趴在樹枝上,躡手躡腳往Thomas的窗戶移動。Thomas看到枝幹隨著Minho的體重跟移動逐漸彎曲,直到Minho距離他的窗戶只有一公尺左右的距離,他才像是回神一樣衝到窗戶邊。他有些用力地打開玻璃窗,窗邊撞擊產生的聲音讓他自己也縮了一下肩膀。


  Minho的雙手撐在窗框跟牆壁上,借著它們向前施力。他的身體騰空躍起,雙腳俐落地穿越Thomas房間的窗戶。他像是優秀的體操選手一樣跳進Thomas的房間,落地時雙手還煞有其事的向上舉起。


  「完美的落地,」Minho自顧自地說,「滿分,對吧?」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你應該──」Thomas還沒搞清楚狀況,他想了想,「不,不,你為什麼不從門口進來?我爸媽應該不會拒絕你。」

  「拜託,我不是來替你解題的好嗎?」Minho撇撇嘴打斷他,「再說,從門口進來有什麼意思?你難得被禁足,我當然要像個勇者一樣來拯救你,Thomas公主。」Minho嘲諷地說。


  Thomas還想問什麼,但Minho卻瞇起眼睛瞥了他一眼。他吞了一口口水,把到嘴邊的話跟著吞回肚子裡。


  「我告訴你,那些傢伙連衝浪都不會,沒用死了。」在他安靜後,Minho突然開口,「我才不要跟他們打什麼沙灘排球,我寧可來找你玩2K15。」

  「可惜我沒有2K15。」Thomas聳聳肩膀,像是在潑Minho冷水。

  「你以為我跟你一樣笨嗎?」Minho朝Thomas翻了一個白眼。他把自己的後背包卸下丟在地上,蹲下來拉開拉鏈,在塞滿球鞋跟不知道是垃圾還是什麼東西的背包裡翻找。接著他從裡面抓出一盒遊戲光碟。


  「好啦,萬事具備。」他笑了一下,「你準備好被尼克隊痛宰了嗎?」


  Thomas愣愣地看向還蹲著的Minho,幾秒後,他突然覺得腦中有個鎖緊的螺絲因為他的話鬆開了。他舔舔嘴唇,張開今天第一個微笑。他笑著嘆一口氣,緊繃的肩膀也隨之垂下。


  「知道嗎?你現在笑得像個白痴。」Minho挑起眉毛評論道,「怎麼?被我嚇傻啦?」

  「才怪。」他說,「我會贏到你後悔今天出現在這裡。」


  去不去海邊一點都不重要了,Thomas想。偶爾被禁足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對吧?


评论
热度(25)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