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Matter of Fact (Thomas)

 

  ※ 2015/08/20

  ※ Minho / Thomas

  ※ 高中生。

 

  *   *   *

 

  Thomas以為自己要煩惱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新學校、新學期──就算他來到這個新城市三個月,他仍然無法習慣這裡的步調。他的人生一直都在一個平凡又偏僻的小鎮中渡過。那裡什麼都不缺,但是什麼都剛好只有一個。一間商場、一間學校、一間電影院、一間高級餐廳。

 

  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的孩子不會比都市的孩子缺少什麼經歷,但Thomas覺得自己從來沒辦法跟上他們的思考速度還有說話方式。他們總是有自己的一套用詞、一套交友模式,就像每個區域都有自己的俚語。但在這個學校裡,屬於他們的特殊詞彙多得可以編出一本字典。

 

  他們之間的差別就在這一點細節裡。扣掉這些東西,他們跟Thomas過去的同學並沒有兩樣,但光是這樣就讓他感到一陣無助。而現在,Thomas發現自己有了另一個新的問題。不,他想,比起問題,或許他更該用「麻煩」來形容。

 

  Thomas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喜歡上一個男孩。

 

  他不曾反對過同志議題,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樂不樂見自己身在其中。他以為這件事情不屬於他的世界,可是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自己是不屬於多數的那群少數。

 

  不過比起這種嚴肅的性別議題,Thomas覺得他的「問題」會升級成「麻煩」的理由並不是因為性向。他或許可以不介意自己喜歡男孩或者女孩,但他沒辦法不介意自己喜歡上自己的好朋友──或者說,唯一的一個朋友。

 

  Minho絕對不是Thomas會主動接近的類型。實際上,他們之間也不是由他開始的。他不知道為什麼Minho會對一個轉學生這麼有興趣,甚至在他開始上課的第二天就硬是拉著自己坐在他旁邊。Thomas不得不承認自己一度想要離這種人遠一點,但Minho的話裡總是有什麼可以中和這種情緒,而自己就這樣逐漸習慣他的存在。

 

  Thomas至今仍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不論他怎麼分析,Minho的話裡除了廢話什麼成分都沒有。或許就連說「廢話」都太抬舉他了,Thomas想。至少廢話還在正常人可以接受的範圍裡,但Minho的話更多時候只能用「不堪入耳」來形容。

 

  不過Thomas猜測那就跟垃圾食物一樣,儘管知道它一點營養都沒有,他還是找不到方法戒除。於是一個禮拜後,Thomas終於決定要喜歡Minho。他很清楚那種喜歡不是愛情的喜歡,至少那時候還不是。但是現在?老天,Thomas有些懊惱地在心底喊著。

 

  他在Minho的死纏爛打下跟他變成朋友,現在他卻主動把事情提升到另一種層面去,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歡Minho哪一點。Thomas覺得自己就像學騎腳踏車的新手,Minho在他身後推了一把,他卻不知道踩下踏板之後該怎麼停止。

 

  或許是Minho從不間斷的屁話、或許是他跟自己無所不談的對話內容、或許是他異於常人的思維邏輯。Thomas試著找到一個自己喜歡上Minho的理由,但最後他一個都歸納不出來。

 

  他放棄了。真正的理由或許只是因為那個人是Minho而已。沒有人像Minho一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跟Thomas混熟,沒有人像Minho一樣花了數不盡的晚上跟他鬼扯,也沒有人像Minho一樣總是抓準他生氣的前一秒咧開一個討厭的笑容、告訴自己「開玩笑的啦」。

 

  但就算他喜歡Minho又怎樣?Thomas有些無力地想。Minho願意跟他當朋友是一回事,但他願不願意當他的男朋友絕對是另外一回事。Thomas很清楚Minho的嘴巴有多臭,他聽過他抱怨老師、抱怨校隊球員,而他絕對不想成為他話裡的主角,更不想因為這樣失去Minho這個朋友。

 

  Thomas沒有社交障礙,一直以來他都能跟身邊的人維持良好的關係,他也絕對不是分組時會落單的那種孩子。可是這種習以為常的事情在這所新高中裡完全不適用,或者說事情從一開始就走偏了。

 

  Minho太快佔據他的時間了。他還來不及認識任何人,Minho就已經堂而皇之的入侵他的生活。Minho認識很多人,甚至多得令Thomas咋舌──這也是Thomas困惑為什麼Minho會把時間花費在他這種學生身上的原因之一──有時候Thomas會懷疑Minho是不是自我中心地認為每個人都跟他一樣不需要經營就有一大票朋友,但他無從考證。

 

  不過有一件事情Thomas可以確定,那就是Minho的行為帶給其他人的印象讓自己的交際圈嚴重受限。Minho從來沒有限制自己要跟誰來往,就像他也不是每天都一定會跟自己一起吃飯;但是在其他人眼裡,「Thomas跟Minho」已經變成某種組合,好像不論何時他們都會在一起,而沒有人可以介入一樣。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小圈子,小至兩、三人,大至七、八人,當這種先入為主的印象成形之後,其他人對你的記憶就不止是你個人,還有「應該」跟你在一起的那群人。

 

  Thomas很清楚這種圈子跟圈子之間的關係。他們不會互相交惡,但他們有的也只是表面上的友好。一旦被貼上標籤,其他人就會像感應到彼此之間的不同般拉開距離。

 

  所以當他的身上被貼上「Minho」的時候,Thomas就知道自己很難再拓展新的圈子。他的同學們並不會排擠他,但他們同樣不會輕易接納一個人進入他們建構好的俱樂部。所以不管他的個性再好,他都很難再跟誰變成「朋友」。

 

  他也曾經試著要從Minho的交友圈裡找到談得來的人,但是Minho身邊的人總是來來去去。在Thomas來得及深入認識他們之前,他們都會先被Minho的脾氣嚇走,或者突然就失去聯繫。雖然他覺得自己有點自以為是,但Thomas不得不猜測自己或許是Minho身邊待得最久的人──他真的沒有看過誰可以忍受Minho超過一個月。而這也讓其他人對他的印象更擺脫不了「Minho」。

 

  Thomas知道問題在哪,而解決的辦法很簡單,只要自己主動去認識其他人就可以了。但是每次Minho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這種想法就會被他塞往心底某個陰暗的小角落。他知道這樣做不是正確答案,但他還是無法避免地選擇安逸的選項。尤其是在他知道自己對Minho的感情比朋友更多的時候,他就更不介意Minho霸佔自己的時間。

 

  Thomas不敢想像如果Minho拒絕自己,或者他們之間陷入尷尬會是什麼狀況。他不確定Minho對同性戀有什麼看法,他們從來沒有機會談到這個話題,但Thomas寧可做好最壞的打算。

 

  他還得在這裡度過將近兩年的高中生涯。被Minho羞辱對Thomas而言或許還是小事,反正他已經習慣他那張冷嘲熱諷的嘴了,該怎麼面對剩下的兩年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不過就算他壓抑得了自己的理智,有些事情卻不是這麼簡單可以掩蓋的。Thomas已經盡可能地把對Minho的「喜歡」攤平在心底,假裝這件事情沒有自己認為得那麼不可收拾,好像那些感情真的只是一張薄薄的白紙。

 

  可是Thomas很清楚,自己的運氣總是讓事情朝最該死的方向發展。

 

  今天應該是個美好的禮拜五。Thomas並沒有計畫周末要去哪打發時間,但沒有學生會討厭沒有上課的日子。就在他開車回家準備迎接輕鬆的周五夜晚時,他的手機卻在經過幾個紅綠燈後響起。

 

  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是Minho,還有他擅自替自己設定的連絡人照片。

 

  「喂?」Thomas接起手機。

  「Thomas,你在哪?」Minho的聲音聽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但Thomas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呃?」Thomas把車子停在路邊,四處張望了一下,「學校附近的那間Taco Bell?」

  「放下你的捲餅。」Minho用命令的口氣說道,「學校停車場,來接我。」

  「Minho?」Thomas皺起眉頭,雖然Minho看不見,「發生什麼事了?」

  「別管那麼多,來就是了。」Minho的聲音有點低,「除非你想要讓我死在這裡。」

  「Minho?你怎麼了?」Thomas有些緊張地問。

  「你來就是了啦。」Minho的聲音聽起來並不像他說得那麼虛弱,甚至聽起來比平常更讓人討厭,「快點。」

 

  Minho的聲音還沒完全消失,電話另一端就只剩下電話切斷後的提示音。Thomas盯著黑掉的手機螢幕好幾秒,最後他咬了一下嘴唇,然後調頭開回學校。

 

  當他再度回到幾分鐘前離開的那個停車場,裡面只剩下零星幾台車還在那裡,而Minho的身影就倚靠在其中一輛上。他一隻手摀住自己的臉,另一隻不斷地滑著手機。Thomas認得Minho背後那台就是他自己的車,他看起來也沒有什麼嚴重的外傷。

 

  Thomas以為他會看到Minho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畫面,但顯然他的關心太多餘了。Minho看起來一切正常,Thomas不知道他特地把自己叫回學校到底要做什麼。他隨便把車停在Minho旁邊的空地上。

 

  「Minho?」Thomas下車後問,「你的臉怎麼了嗎?」

  「感謝老天,」Minho毫不驚訝地收把手機插回口袋,接著他把手從自己臉上移開,「我差點就要失血過多了你知道嗎?」

 

  Thomas的眼睛緊緊盯著Minho的臉。他的臉上有一些小傷口,但最醒目的仍然是從他鼻孔流下來的兩道鼻血。他的血已經停住,血液在空氣中氧化成褐色凝固在他的人中。

 

  「你被打了?」Thomas皺起眉毛。

  「什麼『被打』?」Minho瞥了他一眼,「我只是在修理那些混帳的時候被掃到幾下。」

  Thomas忍不住從鼻子吐了一口氣,「然後呢?他們逃走了?你怎麼不自己開車?」

  「你一定要挑這種時候爆發你的好奇心嗎?」Minho翻了一個白眼,他伸手指了指地板,「動動你的眼睛,看看我可愛的輪胎。」

 

  Thomas的視線隨著他的手指往下,然後他才注意到車子的前輪因為洩氣而扁得像是一灘爛泥。對比完好無缺的後輪,Minho的車看起來就像翹著尾巴的小狗。

 

  「媽的,我發誓我會踢爛他們的屁股。」Minho不屑地說。

  「在那之前,」Thomas挑眉,很短地嘆了一口氣,「我們得先送你去醫院。」

  「什麼醫院?」Minho抹了抹自己的鼻子,他的手背上沾滿了乾掉的鼻血,「送我回家,謝了。」

  「不,」Thomas一口回絕,「你得去醫院檢查。誰知道你的大腦有沒有出事。」

  「放心,我的智商就算少一百還是比你高。」Minho扯了扯嘴角。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Minho。」Thomas說,「你可能會腦震盪,你知道,就像WorldPeace肘擊James Harden一樣。」

  「隨便你,反正我不會去。」Minho雙手環胸。

  「好啦,」Thomas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上車。」

 

  Thomas看著Minho有些不甘願的坐進去,無奈地搖搖頭。Minho從來不知道拜託一個人應該用什麼態度──或許他知道,但他絕對不會照著常識做──而正常人在看到他的嘴臉時都會乾脆地丟下他。Thomas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忍受他,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這種人。

 

  他坐上駕駛座發動引擎,而Minho則是把副駕駛座的椅子調到最低,大剌剌地躺在上面。Thomas聽到他吹了一聲口哨。

 

  「希望我一覺醒來可以看到我家的屋頂──或者你家屋頂。」

  Thomas的心跳忽然用力跳了一下。「我只希望醫生不會要你留院檢查。」他故作鎮定地說。

  「隨便啦。」Minho笑了一下,「晚安。」

 

  Thomas嘆了一口氣。他打開GPS導航,在上面搜尋了最近的醫院名稱,然後他緩慢地踩下油門。

 

  Thomas的車速很慢。他告訴自己因為他不想讓Minho的腦袋受到不必要的顛簸,或者不想吵醒Minho。但他知道最大的理由只是因為他喜歡這種氣氛。Minho的嘴巴永遠安靜不下來,就算只相處了短短三個月,Thomas卻覺得他說過的話比自己這輩子說過的還多。除了上課打瞌睡,Thomas從來沒有機會這樣看著Minho。Thomas不想讓自己像個變態,但他還是忍不住在紅燈的時候轉頭看向Minhos,還有他那張快要流出口水的嘴巴。

 

  當車子抵達醫院的時候,Thomas小心地搖醒Minho,然後試圖帶他走進醫院。

 

  「麻煩死了,」Minho打了一個哈欠,「你直接送我回家不是簡單多了嗎?」

  「就當作幫我一個忙。」Thomas微微蹙起眉毛。

  「你背我啊。」Minho笑了一下,無賴般地伸出自己的手。

 

  Thomas翻了一個白眼。他站在門口盯著Minho好一陣子,最後他用力地吐出一口氣。他伸手握住Minho的手腕,困難地把他從車子裡拉出來。在Thomas來得及站穩前,Minho的重量已經先壓上來了。他的右手臂從左邊橫跨過Thomas的後頸,一路到達他的右邊肩膀,一半的身體毫不客氣地疊在Thomas身上。Thomas踉蹌了一步才能穩住他們兩個。

 

  「拜託,別像個還沒長大的小孩。」Thomas的語氣像是抱怨,但他卻偷偷地吞了一口口水。

 

  突然的體溫跟肢體接觸讓Thomas的心跳忽然急促起來,Minho身上混雜著汗水跟洗衣精的味道更是強硬地填滿他的鼻腔。Minho不是沒有搭過他的肩膀,但這是第一次他們的臉頰近得連呼吸聲都一清二楚。

 

  「但是你不討厭,對吧?」Minho沒頭沒腦地說。

  「什麼?」Thomas幾乎是反射性地開口。他轉過頭看向Minho,可是Minho卻好像什麼話都沒說過一樣地回望他,眼睛微微瞇起。

 

  Thomas突然想不起來自己應該做什麼。他愣在原地,有些不安地思索剛剛那句話到底是現實還是自己的幻覺。他的視線往Minho的反方向飄移,好像他因為做錯什麼事情而心虛一樣。

 

  「好啦,走啦。」Minho朝他揚起一個微笑,施力把他往前推,「快點結束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Minho推著他往醫院門口前進,一點都不像個受傷的人。他的溫度讓Thomas有點緊張──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要緊張──而且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熱。Thomas皺起眉毛,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好不容易把Minho送進診療室之後,Thomas像是摔倒一樣讓自己坐在大廳的椅子上。他舉起手抹了抹自己的臉,眼睛盯著前方的自動門出神。

 

  Thomas一直試著要壓下自己對Minho的感情。在精神上,這件事情還在他可以控制的範圍裡;可是就在剛剛,Thomas終於沒辦法自欺欺人了。他可以催眠自己的理性,但是他的生理反應總是比他更誠實。

 

  即便是Minho離開後的現在,Thomas都還可以感覺到下半身一陣緊繃。Thomas很清楚自己對Minho沒有太多的幻想──他發誓,他更多時候都在擔心他們當不了朋友──但是剛剛他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不論他怎麼警告自己這一點都不合時宜,他還是因為Minho的身體接觸還有味道而有反應。但是比起性慾,Thomas覺得自己更像是困窘。

 

  他的手掌遮住自己半張臉,看上去十分懊惱。

 

  他的身體就像在嘲笑他的努力。不論他多想假裝自己不喜歡Minho,或者說服自己事情沒有想像中嚴重,到頭來都只是他一廂情願而已。這件事情就像一顆鐵球,毫不留情地撞碎他勉強建立起來的偽裝。Thomas有些沮喪,但他猜測自己沮喪的原因是因為他居然這麼喜歡Minho。

 

  Thomas感覺到自己的肚子絞成一團。他的心跳不算太快,但是時快時慢的節奏讓他呼吸困難。

 

  「Thomas?」

 

  熟悉的聲音突然從頭頂傳來,Thomas像是被嚇到一樣抬起頭,速度有點太快。

 

  「幹嘛?」Minho困惑地看著他,「你發燒啦?臉怎麼紅了?」

  「沒事。」Thomas吞了一口口水,停在臉上的手順勢往下滑。他若無其事地扭了一下脖子,「你的頭呢?」

  「早就說過我沒事了。」Minho聳聳肩膀,「我媽都沒有你囉唆。」

 

  接著Minho一屁股坐在Thomas旁邊。他雙手交叉扶在腦後,一隻腿隨便地跨在另一隻上。接著他打了一個又大又長的哈欠。

 

  「你看起來很累。」Thomas看著他。

  「任何人浪費人生中寶貴的一小時在一群白癡身上都會累到想死,」Minho不以為意地說,「而且他最好的朋友還眼睜睜讓醫生再拷問他一次。」

  「我只是擔心你。」Thomas反駁。

  「有空擔心我,怎麼不擔心你自己?」Minho說。

  「什麼?」Thomas疑惑地問。

  「拜託,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吧?」Minho忽然勾起嘴角。他的雙眉聳起,眼睛微微瞇了一半。

 

  Thomas皺起眉頭,不解地望著Minho。

 

  Minho看了他一眼,接著他露出一個帶點惡意的微笑。他伸手搭上Thomas的肩膀,這讓Thomas忍不住因為這個動作僵硬幾秒。他下意識地想要躲開Minho的手臂,但他同時擔心自己的樣子會顯得不自然。

 

  「我說過啦。」Minho斜眼看著他,「你一點都不討厭,對吧。」他的眼睛瞥了一眼下方,很快又轉回到Thomas的臉上。

 

  Thomas的呼吸突然停了一秒,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開始發熱。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沒有漏看Minho向下看的眼神,他幾乎可以猜到Minho指的是什麼事情──儘管他非常希望Minho說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件事情。

 

  他的嘴巴微微張開又閉上,試著要從齒縫擠出什麼東西轉移話題,但是最後他連一個無意義的音節都發不出來。他知道他現在的樣子會有多麼愚蠢,但他的大腦卻無法下達一個有效的指令。

 

  「我……」

  「所以,你要送我回去了嗎?」Minho幾乎在他一開口就打斷他。他的臉上掛著燦爛過頭的笑容,語氣中充滿惡意,「對了,今晚我爸媽不在家。」

 

  Thomas覺得臉頰上的高溫像火一樣燒到耳後。他看著Minho那抹太刺眼的笑容,忽然很想挖一個地洞把自己永遠埋起來。

评论(10)
热度(42)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