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Dream

 

  ※ 2015/04/19

  ※ Minho / Thomas,偽Thomas中心。

  ※ 大學情侶設定。

 

  *   *   *

 

  Thomas這輩子做過很多惡夢,但沒有一次比這個更可怕。

 

  他夢過自己被惡靈纏身,房間裡的東西像是有生命一樣往他砸過來,最後自己還被長髮女鬼掐住脖子幾乎窒息;他夢過自己碰上船難,差點就在海裡淹死;他夢過自己在迷宮裡被巨大的怪物追趕,但夢裡的雙腳卻像是陷在泥巴裡一樣動彈不得;他也曾經在期末考之前夢到自己睡過頭而沒參加到考試。

 

  但是比起剛才那個,這些他以為的惡夢就像塊蛋糕一樣親切。

 

  Thomas坐在床上,大口喘氣。他上半身赤裸,皮膚上清楚的佈滿細微的汗水。春天的天氣照理說是舒適的,但Thomas只覺得他混亂的心跳讓他的體溫不斷上升。

 

  他伸出手打在自己的額頭上,手指順勢插進他的頭髮裡。他不想回憶剛剛那個夢,不,但是他卻無法制止自己的腦袋播放那些影像。

 

  最一開始他夢到了Gally。他夢到Gally勾著他的肩膀,跟他一起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時間是晚上,四周只有一盞微弱的路燈照在他們身上,他們就像是站在聚光燈下的主角。光線讓他看不到附近有什麼,但天上的月亮卻很圓。

 

  Thomas理所當然的讓身體下滑,讓自己的頭枕在Gally的手臂上。在夢裡,一切好像那麼理所當然,但是Thomas回想起來卻覺得驚恐──那可是Gally,那個永遠對自己不耐煩、永遠在找自己碴的Gally。光是他跟自己坐在一起就是一件天方夜譚,更不用說做出那麼親密的動作。Thomas只覺得那個畫面讓他頭皮發麻。

 

  但他的夢沒有停。

 

  眼前的畫面經過一陣瘋狂的扭曲。Thomas回過神的時候,他意識到自己站在一間大型商場裡。他四處張望,發現自己站在休閒運動用品的樓層。他的旁邊正好是Nike的專櫃,門口的假人都套上印有Nike標誌的運動上衣和短褲,對外的玻璃窗裡則擺著Lebron James的大型招牌。

 

  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有一個人從Nike店裡走出來。Thomas沒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但是那個人影卻直直的朝自己走來。那個人有一頭金色短髮和藍綠色眼睛,就像所有人記憶中典型的白人帥哥。

 

  那是Ben。Thomas還來不及跟他打招呼,Ben已經先牽起他的手。Thomas有些遲鈍的盯著Ben的手指跟自己十指交扣。Ben的手掌跟自己差不多大,但是他緊握著自己的時候卻讓Thomas覺得自己的手小了一點。Ben露出他的招牌微笑,拉著Thomas往下一間店走過去。

 

  現在回憶起來,Thomas只覺得一陣困窘。他跟Ben是在田徑隊認識的,他們一起吃過幾次飯,一起參加過幾場派對。他們是朋友,卻不是那麼好的朋友。這讓他覺得自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Ben。

 

  接著夢繼續往前。

 

  他的眼前忽然一片黑暗,沒有Gally也沒有Ben。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張開還是閉上,因為他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很快的,他醒了──夢中的自己,而不是現實中的自己──他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映入眼裡的是一片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單,白色的櫃子,白色的窗簾。他撐起身體坐在病床上,而這時候他才發現他的左手還吊著點滴。

 

  他有些不知所措。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打開了。一個身材中等的男護士走進來,他的身上穿著水藍色的護士服,脖子上掛著聽診器。Thomas認得他,那是Jeff。他跟Jeff沒有太多交集,但他們有同一堂通識課,Thomas也跟他打過幾次招呼。

 

  Jeff朝他走來,然後在床邊停下腳步。他抓過Thomas的手臂端詳了一下,接著他把上面的繃帶拆下來。直到這時候,Thomas才發現自己受傷了,但是他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Jeff熟練的幫他換藥,然後迅速卻小心的纏上新繃帶。Thomas正想跟他道謝,但是Jeff下一個動作卻讓他的話梗在喉嚨裡。Jeff舔了他的傷口,然後一路舔吻到他的指尖。Thomas嚇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但Jeff只是滿意的扯了扯右邊嘴角。

 

  當Thomas再度想到那個畫面時,他忍不住伸手摀住自己的臉。在他的印象裡,Jeff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同學。他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夢裡,Jeff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Thomas希望這個夢可以結束,但是不。

 

  在經過一大段模糊後,場景來到了一間飯店的陽台。他站在陽台上往外眺望,在他眼前是一大片海灘。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但他的腦中有個聲音告訴他那是佛羅里達半島,那個風光明媚的度假勝地。他看著沙灘上滿滿的人潮出神。過了一段時間後,他感覺到有人抓住他的手臂。他反射性的回頭,那個人卻迅速的環抱他的脖子,然後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Thomas用了好幾秒才看清楚那是誰。

 

  他身邊有著捲翹金髮的人不多,他想,Newt可能是裡面唯一一個。Newt的笑容就像平常一樣溫和。他的動作不大,但是每一次施力都恰到好處。Thomas愣在原地,傻傻的讓Newt抱著自己。夢裡的他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但現在他醒了。

 

  臉頰上那個吻讓Thomas感到尷尬。就算只是夢,他還是覺得臉上有股怪異的觸感。Thomas承認,Newt是個好人。他是個沒有人不想跟他結交的那種好人,但那不代表Thomas想要跟他發展更進一步的關係。他抹了抹臉。

 

  可是這還不是最糟的。

 

  Thomas回想到了最後一個場景。這一次他躺在一間臥室裡,清晨的陽光隱約從窗簾縫隙透進房間。他撐起沉重的眼皮,瞇著眼看向牆壁上的時鐘,上面顯示的時間是早上六點。他翻過身想要繼續睡覺,但是床鋪另一邊不尋常的下陷卻讓他瞪大眼睛。

 

  那個人的膚色跟白色的床單是顯眼的對比。他裸著上半身背對Thomas,寬厚的肩膀跟結實的肌肉就像一道牆一樣擋住他的視線。Thomas慌張的從床上坐起來,而那個人則因為他的動作囁嚅了幾聲。他轉過身體面向Thomas。那張臉是Thomas熟悉的臉,但他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有同床的一天。

 

  那是Alby。Alby沒有醒過來,他的眼睛仍然緊閉。只是這樣就足夠讓Thomas驚嚇。他差點讓自己從床邊滾下去,但他最後沒有。雖然這樣想太詭異,可是當Thomas看到自己身上還穿著衣服的時候,他真的鬆了很大一口氣。他在不吵醒Alby的形況下坐在床邊,然後不停催眠自己一切都是夢。他捏著自己的臉頰告訴自己清醒。這一連串的夢讓他感到疲倦跟恐慌,他已經受夠這些事情了,他只想趕快醒來。

 

  所以當他好不容易──字面上意義的好不容易──張開眼睛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像是從某種地獄裡解脫一樣。他的呼吸太急促讓他覺得腦袋一片暈眩,但他停不下來。他坐在床上,維持手掌按著額頭的姿勢,久久沒有移動。

 

  那些人跟那些場景在自己腦海交錯出現讓Thomas快要發瘋。尤其是最後出現的Newt跟Alby更讓他不安。他知道他不需要對一個夢負責,但是他仍然感到愧疚。他們都知道Newt跟Alby如果沒有在一起,那也距離在一起不遠了。而這個夢讓Thomas覺得自己拆散了他們,好像他介入了他們之間。Thomas只覺得一陣不舒服跟抱歉。他盯著被單皺起眉頭。

 

  「你在發什麼呆?」

 

  Thomas沒有注意到有人走進房間。當那句話突然竄進自己耳朵裡的時候,他幾乎是被嚇得抬起頭。他臉上的表情一定很滑稽,他想。他看著Minho關上房門,呆滯了一陣子沒有回話。更準確的說,他不知道該講些什麼。他只能深呼吸,告訴自己冷靜。

 

  「你聽到我說的話嗎?」Minho手上還拿著自己的盥洗用品,他挑起眉毛看向Thomas。

  「我做了一個──」Thomas猶豫了一下,「可怕的夢。」

  「可怕?」Minho勾勾嘴角,「我覺得你快被嚇死了,Thomas。你的表情太精采了,好像你剛從懸崖上跳下來一樣。」

  「不,比那更糟。」Thomas幾乎是反射的回答。他寧可夢到自己從懸崖上掉下來摔得粉身碎骨,也不想讓那些朋友變成自己的交往對象。

  「喔?」Minho揚起細細的眉毛,充滿興趣的看著Thomas,「說來聽聽。」

 

  Minho隨便把手中的用具放在椅子上,然後他走到自己的床上坐下來。他面對面看向Thomas,眼中充滿好奇跟調侃。

 

  「我──」Thomas結結巴巴的開口,「好吧,我夢到很多人。Gally、Ben、Jeff、Newt,喔,對,還有Alby。」

  「你們一起參加了《奪魂鋸》的遊戲嗎?」Minho笑著,「你的表情看起來不像結束一個慶生派對。」

  「不,不。我夢到──」Thomas咬著自己的牙關,勉強從牙縫中擠出句子,「我夢到我跟他們在一起。交往的那種在一起。」

  「天啊,Thomas。」Minho用十分受傷的表情看著他,「你讓我太難過了。你已經有我了,卻還想著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而且還是這麼多人?」

  「拜託,Minho,我一點都不想!」Thomas翻了一個白眼,「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狗屁東西,那就是個該死的夢!」

  「好啦,好啦。」Minho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的笑聲持續了一段時間才停止,「然後呢?你做了哪些婊子事?偷情大王?」

  Thomas又翻了一個很大的白眼,他沒好氣的開口,「我跟Gally坐在公園的椅子上,躺在他的手臂上看星星呢。」Thomas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嘲諷。

  「我的天啊,Gally?這麼浪漫的事情?」Minho笑得更大聲,「你是不是對他由恨生愛了?」

  「閉嘴,Minho。」Thomas瞪了他一眼。

  「開玩笑而已嘛。」Minho無辜的說,「好吧,你繼續。我不打擾你──噢,盡量不打擾你。」

 

  Minho的表情擺明就是在看好戲。Thomas從來沒見過Minho這麼興致高昂的眼神,他咬牙想著,這讓Thomas很想給他一拳,但是他還是忍住了。不可否認,這個夢給他很大的衝擊,他太需要一個對象讓自己說點什麼。除了Minho,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找誰。

 

  Thomas再度深呼吸。

 

  他帶著彆扭跟尷尬把夢到的那些人跟場景都轉述了一次,但是越到後面,Thomas就越坐立難安。剛才他沒有覺得哪裡古怪,但是真正把夢攤開來一條一條說清楚之後,他就發現問題了。

 

  他的夢一次比一次更深入。最開始只是單純的坐在椅子上,接著是牽手,然後舔傷口。在這之後,事情一下就變成了擁抱跟親吻,最後一個場景甚至是床上。當他對著Minho說出自己跟Alby一起躺在床上的時候,Thomas困窘的想要把自己埋了──特別是看到Minho一臉快要大笑的樣子的時候,Thomas只覺得想死。

 

  「──就這樣。」Thomas耐著性子說完所有的夢。他看著Minho,有些自暴自棄的開口,「想笑就笑吧。」

 

  Minho沒有像他想像的一樣嘲笑他,他只是保持微笑看著他。Thomas不知道Minho腦袋裡在想什麼。他猜想他正在醞釀一大串屁話要對自己說,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他猜錯了。Minho從床上站起來走到他眼前,然後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Thomas下意識的想掙扎,但Minho很快的把身體壓在他身上。他只能用手肘頂住自己,抬頭看著Minho太接近的臉。Minho的雙手撐在他的兩側,居高臨下的盯著他。

 

  「你搞什──」

  「照這個發展,接下來應該輪到我了。」Minho打斷Thomas準備脫口的髒話,他帶著輕鬆的微笑,「而且要脫衣服。」

  「最好是。」Thomas撇撇嘴,「而且如果你瞎了,我提醒你,我現在已經脫了。」

  「但你的褲子還在。」Minho惡意的笑著,他接著補充,「我的也是。」

 

  Thomas還想說什麼,但是Minho不打算給他任何機會。他抬起手扶著Thomas的臉頰,低頭吻上Thomas的嘴唇。Thomas有點想笑,但他不想讓Minho看見,所以他忍住了。

 

  Minho沒有在他的嘴巴裡打轉,他只是含吻著自己的嘴唇,像是在吸吮什麼一樣。Thomas可以聞到他嘴巴裡濃厚的薄荷牙膏味,還有淡淡的洗面乳的味道。Thomas硬撐著的姿勢讓他開始顫抖,他的肩膀跟手臂尤其嚴重。最後他乾脆往後倒在自己的枕頭上。

 

  Minho跟著壓低身體,但他沒有繼續吻著Thomas的嘴。他的嘴唇往下到了Thomas的脖子,他張開嘴啃咬他的肩頸。

 

  Thomas忍不住伸手回抱Minho。

 

  他突然覺得那些愚蠢的夢一點都不重要了。不管裡面有誰、或者自己跟他們做了什麼,終究都只是夢。夢醒了,那些事情都不復存在。他寧可Minho從來沒有出現在裡面。

 

  Minho只需要存在在他伸手可及的現實裡就好。


评论
热度(26)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