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Drinking Milk

 

  ※ 2015/03/25

  ※ Jeffston / Thominho / Nalby

  ※ 大學情侶設定。

  ※ 短打三篇。

 

  *   *   *

 

  【Jeffston】

 

  Winston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

 

  他的身上充滿了水氣,下半身只圍著一條毛巾。他走向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一瓶牛奶。那是Jeff在特價的時候買的,而且放了一段時間了。Winston提醒過他保存期限的事情,但Jeff顯然忘了。因為他記得今天是最後一天,而Jeff還沒有打算喝光它。

 

  他搖搖瓶身,瓶子搖晃的聲音聽起來只剩下一、兩口的量。他想了想,最後他放棄拿出馬克杯。

 

  他把蓋子口打開,直接用嘴巴接觸瓶口。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他傾斜的角度太大,牛奶一下子就溢出他的嘴角。他慌張的放下瓶子,但是白色的液體已經從他的嘴角沿著脖子滑到他的胸口。

 

  「牛奶快滴下來了,Winston。」他準備去找衛生紙的時候,Jeff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他耳邊。

 

  Winston還來不及回話,他就看到Jeff低頭舔去他鎖骨上的牛奶。

 

  「哇、哇!你在幹嘛,Jeff?」Winston抓著他的肩膀推開他。

  「喝牛奶啊。」Jeff朝他笑了一下。

  「別鬧了。」Winston有些無奈,「我去拿衛生紙。」

  在Winston轉身的時候,Jeff忽然拉住他。他的嘴唇靠在Winston耳邊,小小聲的說,「你把我的牛奶喝完了,那你要用你的牛奶賠我嗎?」

 

  Winston站在原地愣了好幾秒。

 

  當他意識到Jeff說的話代表什麼之後,他只覺得自己的臉頰一陣脹熱。他皺起眉頭瞪著Jeff,但回應他的只是Jeff太過開心的笑容。

 

  【Thominho】

 

  Minho帶著一身汗回家。

 

  在一連好幾天的大雨之後,今天難得出現一個舒服的晴天。Minho已經忍了好幾天沒有跑步,所以他跑了比平常還要多的圈數,好像打算把之前漏掉的部分補回來。

 

  他回到房間後馬上把自己沾滿汗水的上衣丟在洗衣籃裡,他抓起自己的短毛巾掛在脖子上走向廚房。他打開冰箱,彎腰在裡面掃視。

 

  「Minho?」Thomas從他的房間走出來,「你今天回來的特別晚。」

  「對。」Minho隨便敷衍了一句。他仔細的在冰箱裡翻找,「搞什麼,冰箱裡什麼飲料都沒有?」

  「你有水龍頭,」Thomas攤攤手,「運動完喝冰的對身體不好。」

  「是喔。感謝你的提醒,Thomas老媽。」Minho朝他翻了一個白眼。

 

  Thomas沒有理他。他走進廚房拿起自己的馬克杯,從水龍頭接了水。

 

  「居然只有牛奶,又不是發育中的小孩。」Minho抱怨。但他還是把牛奶瓶拿出來,然後用力的轉開還沒打開過的瓶蓋。

  「那是我買的。你有意見的話可以不要喝。」Thomas撇撇嘴。

  「我偏要。」他連杯子都沒有拿,直接用嘴堵上瓶口。他不知道是無心還是刻意,牛奶很快的就從他的嘴角流出來,然後一路流到他的胸前。但Minho沒有停止動作,他的喉結仍然隨著吞嚥上下移動。

  「嘿、嘿!」Thomas大喊,「牛奶都流下來了!」

  Minho停下動作,「你幫我擦啊。」

 

  Thomas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但他還是抽了幾張廚房紙巾遞給Minho。Minho沒有接過,他的右手拿著牛奶,左手撐在腰上。他看著Thomas幾秒,之後他繼續喝了幾口牛奶。

 

  Thomas皺著眉頭瞪著他。他在原地掙扎了很久,最後他看著那些牛奶漬開始滴到地上的時候,他終於妥協一樣的伸手。

 

  「噗!」Minho看著他的表情忍不住大笑,嘴裡的一口的牛奶全噴在自己胸口跟Thomas的臉上。

  「靠!」Thomas大叫,他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臉,「你在幹嘛!」

  「抱歉、抱歉。」Minho的臉上毫無悔意,「你的樣子太好笑了,Thomas。你的臉看起來像是吞了三坨大便。」

 

  Thomas用力的吐出一口氣。他捏了捏手裡的紙巾,最後他把它們甩在水槽裡,轉身走出廚房。

 

  「嘿、好啦,」Minho伸手拉過他,讓他轉身面對自己,「我的錯。」

 

  Thomas咬著牙齒想破口大罵,但是Minho更快。他的嘴唇徹底堵住Thomas接下來準備說的任何一句髒話。

 

  【Nalby】

 

  Alby走出房間的時候看到Newt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有些驚訝的的看著他,然後他又轉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半夜兩點。Newt似乎沒有注意到Alby,他批著毛衣外套,雙手抱在自己胸前。

 

  「Newt?」Alby喊了一聲,「你還沒睡?」

  「噢、嘿,」Newt在聽到Alby的聲音後抬頭,「睡不著。起來弄點喝的。」

  「怎麼了?」Alby走到他旁邊坐下。當他陷進沙發裡的時候,他才發現前面的矮桌上擺著一杯冒煙的熱牛奶。

 

  在他記憶裡Newt的睡眠品質一直都不算太好。造成失眠的原因很多,但Newt似乎從來沒有一個特定理由。所以他們總是會買一些助眠的東西放在家裡,例如牛奶。

 

  「老樣子。」Newt聳聳肩,「窗外的雨聲吧,我猜。」

  「嗯。」Alby隨口應了聲,眼睛只張開一半。他跟Newt一樣雙手環胸,但他的頭朝Newt的肩膀倒去。

 

  雖然天氣逐漸轉涼,但是Alby還是習慣在家裡裸著上半身。他的身體總是熱得像個暖爐,而現在Newt也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體溫。

 

  「Alby?」Newt微笑,「你回房間睡吧。」

  「不,」他搖搖頭,「我可以等。」

 

  他撐起身體,抓過前面的馬克杯喝了一口。但是他倒的速度太快,牛奶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從他的嘴角流到脖子上。他有些慌張的坐起身,用手指抹了抹留在自己嘴角跟胸口的牛奶漬。

 

  「哇、哇,」Newt笑著喊,「你真的累了,Alby。」

 

  Newt從旁邊的小桌子上抽了幾張衛生紙替他擦乾淨,然後他接過Alby手中的馬克杯。他把剩下的牛奶一口喝光。

 

  「抱歉。」Alby的腦袋有些遲鈍,他覺得每一個思考都無比費力。

  「不。」Newt拉過Alby的左手跟自己的右手扣在一起,他用空著的左手拍拍他的手背,「你知道嗎,你的瞌睡蟲跑到牛奶裡了。」

  「嗯?」

  「喝過你喝一半的牛奶,」Newt調侃的笑著,「我也開始想睡了。」

 

  Alby扯扯嘴角搖搖頭。他伸手勾過Newt的脖子,輕輕的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评论
热度(10)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