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The Last Day

 

  ※ 2015/01/01

  ※ Minho / Thomas

  ※ 大學情侶設定。

 

  *   *   *

 

  Thomas披著毛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號,一整年的最後一天。當其他人都忙著約會,忙著吃飯,忙著出遊的時候,他一個人賭氣般的選擇在租屋處看電視轉播。電視上的跨年現場看起來人山人海,就算沒有舞台上歌手的歌聲也一樣熱鬧的像是在嘲笑著他。

 

  對,賭氣。他知道自己的行為就是這麼幼稚。

 

  他原本以為他會像很多情侶一樣,跟Minho在這一天一起出去。他不在乎他們要去哪,哪裡都好,就算只是一起看場電影他都不介意,真的不介意。但是當他在聖誕節當天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Minho只是扯著他充滿痞氣的嘴角,然後告訴Thomas他在三個月前就有約了。Thomas聽到的當下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但是當三十一號一天比一天還接近的時候,他卻沒辦法告訴自己不在意。

 

  Thomas知道他們在一起只是短短的一個月的事情。他知道一個禮拜前的邀請比不上三個月前就訂下的行程,但是Thomas以為Minho會願意發揮他一貫的爛人本性推掉那些說好的邀約——爽約這件事情對他再平常不過。但是這次他卻選擇當一個守承諾的好人。

 

  他才不是什麼好人,Thomas想著。至少在今天,Minho他媽的就是個爛貨。

 

  他把滑落的被子重新拉了起來,他挪了挪身體讓自己陷進沙發裡。他的膝蓋跟自己的視線平行,電視上太過歡樂的畫面被遮住了一半。他以為他可以接受一個人跨年,畢竟跟Minho在一起之前,他對跨年從來沒有多大的興趣。這不是他第一次自己跨年,但是當他今年打開Facebook跟twitter,上面全都是其他朋友跟另一半開心打卡的照片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好像真的感到寂寞了。

 

  去你媽的寂寞,他才不是沒有人陪就會死掉的人。Thomas在腦袋浮現「寂寞」兩個字的時候就翻了一個白眼。

 

  他抓起了被丟自己丟在沙發上的啤酒,然後隨手拉開了扣環。他的腳邊散落著他今天整晚的戰利品空罐,他現在握手上的是他買回來的最後一罐。他並不喜歡啤酒的味道,但是在喝掉這麼多罐之後,他也開始覺得這味道越來越順口了。他嚥了嚥口水,感覺到還有一些沒散掉的氣泡在口腔跳動。

 

  距離十二點還有一個多小時,但Thomas只覺得眼皮重的可怕。他用左手揉了揉自己的左眼,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倒數。自己一個人倒數並沒有什麼樂趣,對著空氣大喊只會提醒他整個房間有多空曠。或許他也早就過了對跨年有所期待的年紀——儘管他才二十歲——但是當身邊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任何人的時候,不管任何節日都少了吸引力。節日一直都不是重點,人才是。Thomas在喝下最後一口啤酒的時候想著。

 

  所以最後他順從的隨著睡意倒在沙發上。電視上的聲音依舊吵雜,但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什麼都聽不到。

 

  *   *   *

 

  Thomas驚醒的時候只覺得嘴唇上一片溫熱。

 

  他的眼睛因為突然的觸感而睜開了一點,他的眉頭因為突然刺入眼裡的光線皺了起來,反而是他的鼻腔運轉的比他其他感官都快。他聞到很熟悉的味道,一股Minho身上才會有的味道——混著特定牌子的沐浴乳跟他體味的味道。而他一直到好幾秒之後才終於意識到自己正被親吻著。他的嘴巴裡原本充滿了啤酒的味道,但是現在那些酒精味卻像是被Minho吸走一樣淡的出奇。

 

  他錯愕的張大了眼。熟悉光線之後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近的不能再近的Minho的眼睛,然後是Minho的其他五官。Thomas的大腦還沒反應過來,他僅存的睡意還在腦袋裡徘徊。Minho看著他的臉忍不住笑出聲,於是他乾脆的結束了這個不長不短的吻。Thomas呆愣的躺在沙發上,看著Minho一手撐在他頭邊一手撐在沙發椅背上,他的一隻腳則是彎曲著壓在沙發上。Thomas的整個身體幾乎都被Minho的影子遮蓋。

 

  「你終於醒了,睡美人。」Minho笑著看向他,「新年快樂。」

  「……嗯?」Thomas愣了愣。他下意識的看向電視,電視上的跨年現場正施放著大量的煙火,無數的氣球從人群中飛向天空。歌手跟主持人的聲音硬是被歡呼的人群給蓋了過去,畫面裡的人擁抱著彼此,肆無忌憚的當街熱吻。他的視線轉向了牆上的時鐘。十二點剛過,秒針也才走過十幾格而已。

 

  Thomas艱難的坐起身。即便小睡了一會,但酒精還是讓他的身體變得遲緩。他看著連外套都還沒脫下的Minho,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說,新年快樂。」Minho又重複了一次,「呼叫Thomas,你清醒了嗎?」

  「你回來了?我以為你說、還有你的朋友,你們——」Thomas揉了揉有些脹痛的腦袋。

  「噢,拜託,Thomas,你真的以為我會丟你一個人在家?」Minho翻了翻白眼,「如果我不回來,你根本不會安排其他行程,對吧。我太了解你了,你會一個人生悶氣,然後哪裡都不去。你今天看我的眼神已經告訴我你會這麼做了。我只是沒想到你還會無聊到買了這麼多啤酒,然後看著轉播睡死在沙發上。」Minho撇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罐子挖苦道。

  「對,我真的以為你是這種爛人。」Thomas笑了兩聲,然後被Minho不滿的推了一下肩膀。

  「總之,感謝我趕回來陪你跨年。」Minho揉了揉他的頭,「我在倒數五秒的時候親了你,然後你在倒數一秒的時候醒來。你應該慶幸我讓你的新年不是在沒意義的睡眠中渡過。」

 

  Thomas無奈的看著Minho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只有他才說的出口的話,他抖動著一邊的嘴角搖了搖頭。他以為他已經夠了解Minho了,但是每次Minho總是會做出一些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Thomas總是統稱這些事情是Minho式的惡作劇。實際上,Thomas也的確常常有種自己被Minho耍了的感覺。他總是被Minho搞得哭笑不得,而Minho則會很得意自己的小把戲再度成功。

 

  「對,感謝你這個混帳。」Thomas似笑非笑的說著,而他換來的是Minho微微挑眉的表情。

 

  Thomas把身上的毛毯抓起來丟到旁邊,彎下腰把地上的空罐子撿起來放在桌上。他忽然想不起來自己幾個小時前到底有多喪氣才會這樣放任自己,他覺得自己愚蠢到家了。當他撿起最後一個準備放到桌上的時候,他感覺到Minho點了點他的肩膀。當他反射性的抬起頭的時候只感覺到Minho一隻手扯過他的肩膀,另一隻手則抓著他的後頸跟後腦勺交接的部份。然後在他來的及開口之前,Minho的嘴唇已經先貼了上來。

 

  他手中的罐子再度掉落在地板上,發出了刺耳的鐵器撞擊聲。

  他感覺到酒漬噴濺到自己的室內拖鞋上,但他沒空理會。


评论
热度(19)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