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The Second Time(上)

 

  ※ 2014/11/20

  ※ Minho / Thomas

  ※ OOC、OOC、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One Night Stand》後續。

 

  *   *   *

 

  當Minho開始在自己耳邊吹氣的時候,Thomas終於受不了他的調侃。他轉身拔腿就跑。

 

  雖然他不擅長籃球、排球之類的運動,但他對他的雙腿很有自信。他是個天生的田徑選手,即便他從來沒有考慮要加入田徑隊。他在夜晚的道路上狂奔,在他以為自己已經甩掉Minho的時候,他忍不住回頭。

 

  然後他看到Minho在自己身後只有幾步的距離。

 

  Thomas嚇的右腳勾住了左腳小腿,失去重心的往地上倒去。他摔倒了。他感覺到自己的左前臂跟右膝蓋傳來可怕的刺痛感,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摸才發現他流血了。他痛的在地上打滾呻吟,眼眶因為疼痛而擠出了淚水。Minho在他後面跑了過來,他皺起眉頭。

 

  「老天,你真是我見過最蠢的人。」Minho毫不客氣的說著。他半跪在Thomas旁邊,等到Thomas終於停止扭動後他粗略的檢查他的傷口,確定都不是太大的傷口後他幾不可見的嘆了口氣。他抓著Thomas的左手繞過自己的脖子,然後右手扶著他的腰把他扛了起來。他們用著可笑的動作一步一步的走回停車場,Minho還差點重心不穩絆到自己。

 

  好不容易回到原地,Thomas掙扎著要離開Minho,但Minho硬是抓著他不讓他走。他沒有讓Thomas開自己的車,而是把他丟進了自己的車子裡。原本Thomas還想打開車門逃走,但Minho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再逃一次,我就在這裡上你」就把Thomas嚇的縮回了手。

 

  Minho的車子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有點像是皮革混著古龍水還有一點菸的香草的味道。Thomas坐在副駕駛座上側過身體不去看駕駛座的Minho,他也放棄去了解他要把自己載到哪。反正到哪都無所謂,他今天是肯定回不了家的。他感覺到來自Minho的視線,但他沒有轉頭,賭氣似的看著窗外的住宅景色隨著車子移動不停向後。

 

  他的眼皮隨著時間流逝而變得沉重。他不知道是因為Minho的車子性能好或者他開車的技術好,這一路上他感覺不到太多的顛簸。車上的空調溫度適中的吹拂在他臉上。他的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了,只是傷口的地方看起來還是那麼猙獰。

 

  在他快要睡著之前Minho終於踩了煞車。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吵醒,然後他開門下車。Thomas打了一個哈欠,Minho也剛好走過來開了副駕駛座的門。他半拉半拖的把自己帶出車子,然後俐落的關起了車門。他扶著Thomas走過住宅前的草皮,最後他們在那棟設計簡約的房子前停了下來。Minho拿出鑰匙開了門,他們脫了鞋子走進去。

 

  Minho把Thomas丟到沙發上,完全不在意他身上的泥巴跟血漬弄髒了自己的家具。Thomas陷在柔軟的絨布沙發裡一時間坐不起身。然後他看到Minho拿出了一個手提盒來到自己面前,他打開那個盒子,裡面是各種緊急醫療用品,比起Thomas自己家裡的多了很多他沒見過的器具。Minho手法俐落的替Thomas清理傷口,然後他豪邁的把消毒藥水倒在Thomas的傷口上。

 

  「啊喔!痛!」藥水接觸到傷口的瞬間Thomas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別像個小男生一樣。」Minho像是惡作劇成功一樣的笑著,然後他像是想起甚麼般的補充,「噢,我忘了你的確還是個小男生。」

  「去你的!」

 

  當Minho把最後一個傷口包上繃帶後,Thomas轉了轉自己的手臂。Minho的包紮很扎實。然後他看著Minho把散落在桌子上的醫療用品收拾整齊放回了盒子裡,站起身把醫療箱放回了櫃子。

 

  「嗯,謝、謝謝你。」Thomas猶豫了很久,但他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向Minho道謝。

  「謝謝?我還以為你恨我恨的不想再看到我。」Minho故意用著浮誇的語氣說著,「你跑的真快,嗯?不過可惜,我還沒碰過哪個人跑得比我更快的。」

  「我、我不是…我只是……」Thomas支吾了好半天,最後還是組織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Minho打斷了他,「上樓。我只有一張床,你跟我擠。」

  「我可以拒絕嗎?」

  「不行。」

 

  *   *   *

 

  Minho的房間很整齊,沒有太多的裝潢卻給人一種簡單的舒適感。天花板的燈光是白色但很柔和,Minho選了一個材質特殊的燈具降低了光的刺眼度。其中一面牆上有個巨大的落地窗,但現在被窗簾遮住看不見。雖然Minho的臥室只有一張床,但是床很大,足夠擠得下兩個成年男人。床的兩邊有兩個床頭櫃,有一個放了個典雅的小檯燈在上面,檯燈旁邊疊著幾本書跟一個菸灰缸。

 

  Minho進門後從衣櫃裡翻出了備用的毛巾,一把塞給Thomas。「去洗澡。傷口不要碰水,不然你就完蛋了。」

  Thomas木訥的點了點頭進了浴室。

 

  當Thomas出來的時候沒看到Minho,但原本平靜的窗簾卻隨著風飄動著。他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到落地窗前探頭,他看到Minho站在外面陽台。他一手撐在欄杆上,一手拿著一根菸。煙霧被晚風吹得沒有規律,隨興的逸散在空氣中不見。又是那股薄荷跟香草味。

 

  Thomas並不喜歡抽菸的人,但Minho卻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例外。Minho的身上從來不會有讓他噁心的菸味,取而代之的只是淡淡的薄荷香,Thomas甚至覺得那種味道是Minho的特色。而且Minho抽菸時的樣子很平靜、很專注,他的眼底沒有平常的戲謔或者親切,就只是純粹乾淨的模樣。

 

  Thomas悲哀的覺得自己大概沒救了。

  他居然看著一個男人抽菸的樣子走神,尤其自己不久前還想逃離那個男人。

 

  當他抹著臉陷入自我厭惡的時候Minho注意到了他,他的嘴角因為Thomas的動作而上揚。他把Thomas推進房間,然後把菸捻熄在菸灰缸裡。接著他走向他的衣櫃。

 

  「穿這個。你的體型跟我差不多,只是有點瘦。這應該不會太大件。」他從衣櫃裡找出了寬鬆的T-shirt跟褲子丟給Thomas,然後又自顧自的拿起衣架上的毛巾走進浴室。

  「謝、謝謝。」Thomas接過衣服,反應遲鈍的道謝。

 

  換好衣服的Thomas坐在床沿,聽著浴室傳來陣陣水聲發呆。他完全不知道會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奇怪的發展,就像他不知道為甚麼他現在莫名其妙的準備在Minho家過夜一樣。好像從昨天開始不管什麼事情都脫離了自己的掌握,而自己只能隨著Minho的擺弄被動的接受。他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從昨晚開始走錯了路,而且可能沒有反悔的餘地了。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浴室的聲音停了。他從霧面的玻璃窗口看到了Minho的身影,過沒多久他就走了出來。他的頭髮滴著水,肩膀掛著一條短毛巾。他的上半身什麼遮蔽也沒有,只有下半身圍著毛巾。Thomas看著Minho訓練有成的肌肉,從二頭肌、胸肌一路向下,然後是精壯的腹肌。下半身的圍巾隨著Minho的動作往下滑了一點,剛好露出了私處跟小腹間的曖昧部位。

 

  Thomas吞了一口口水,逼自己別過頭。Minho看著他的動作挑起眉頭,他走到Thomas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羨慕嗎?」

  「……不。」他低著頭小聲的咕噥著。

  「抬頭,Thomas。」Minho忽然用著命令的語氣說著。而Thomas在聽到自己名字後下意識的抬起頭。

 

  然後他看到Minho的臉貼在自己的臉前面,嘴唇在來的及出聲前就被封死。Minho身上剛洗好澡的熱氣跟氣味一口氣全填塞進了Thomas的鼻腔。即使用的是同樣的洗髮精跟沐浴乳,但Minho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就是跟自己的不一樣。Minho的右手扣著他的後腦勺,但他沒有像前幾次那樣霸道的舌吻,他難得溫柔的吻著Thomas,時間也遠比之前來的短。

 

  「你真的很可愛。」Minho笑了,他的語氣充滿了對Thomas的興趣。

  「拜託,不要那樣形容我。」Thomas略帶不滿的說著。「那聽起來像個小女生。」

  「我有說錯嗎?」Minho的聲音聽起來笑是在嘲笑他,「一杯調酒都能喝的半醉還敢喝陌生人請的酒?」

  「我只是不常喝——」

  「對,所以你連Long Island代表什麼意思都不知道。」Minho像是偷腥的貓賊笑著,「一夜情。經典的失身酒。」

 

  Thomas啞口無言的看著Minho,臉上莫名的燥熱起來。Minho得意的看著他困窘的樣子。

 

  「我打賭你不知道男人請女人喝Long Island是什麼意思。」Minho維持著輕快的語氣,彎下腰在Thomas耳邊呢喃,「『我想讓你失身。』」Minho似乎很熱衷於往他耳朵吹氣,而那個動作每次都會讓Thomas感到無措。

  「停,不要在我耳邊吹氣!」Thomas推開了他的臉。

  「所以你知道你答應了什麼了嗎?嗯?小朋友?」Minho抓過他推開自己的手,雙眼直直的盯著Thomas。

  「誰他媽的知道那種東西!」Thomas喊著,「放手!」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而已。你的幽默感跟你的酒量一樣差。」Minho鬆開手,然後他摸了摸Thomas的頭。「躺好,我去關燈。」

 

  Thomas看著Minho走到門邊,然後用眼神示意自己躺下。他掀開厚重的棉被翻身上床,把自己的身體縮成一團,然後他把棉被蓋過自己半張臉。幾乎是同一時間,Minho也把燈關了起來。他走回床邊把檯燈打開,然後從衣櫃拿出了自己的褲子換上。

 

  Thomas覺得自己完全無法了解Minho在想什麼。他一開始覺得Minho是個沉迷於男歡女愛的混帳,自己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會跟他上床,他們的關係除了一夜性愛不會再更多。所以到今天晚上之前他都還在懊悔自己惹了一個大麻煩,而且他還以愚弄自己為樂。但是直到現在為止,Thomas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討厭Minho了。

 

  Minho總是故意用著輕浮的話讓自己不知道如何應對,但當他為他的言行感到噁心的時候,他又忽然像個普通人一樣對自己釋出了善意,單純直接的善意。而當他再度為了他的騷擾感到焦慮憤怒的時候,他又像是一個成熟的另一半一樣付出了他的溫柔跟體貼。然後在極少數的時間裡,Minho會卸下那些玩世不恭的模樣營造出屬於他的氛圍。寧靜,沉穩,像水一樣通透清澈。

 

  ——就像,他抽菸時的模樣。

 

  Thomas已經放棄糾正自己這種詭異的想法了。他決定承認自己就是喜歡Minho抽菸時的樣子,事實上,他沒見過哪個人抽菸抽得比Minho好看。當然更重要的是,Thomas的鼻子不會因為Minho的菸味感到難受。

 

  Thomas麻木的接受他替自己下的結論,同一時間,他感覺到床的另一邊因為重量而向下凹陷。冷空氣因為棉被被掀開而竄進來,但那一點涼意馬上就被Minho的體溫取代。Minho裸著上半身的身體一下就升高了棉被裡的溫度,他很自然的摟過Thomas的腰,隨意的把下巴枕在Thomas的肩膀上。這是Thomas第一次被人這樣擁抱著,他覺得身體有哪裡癢癢的,很奇怪。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掙扎,但他最後沒有,因為經過兩天的相處,他不覺得他的掙扎在Minho面前會有任何意義。

 

  Minho的身體貼著自己的後背,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Minho結實的胸膛,還有他呼吸時起伏的律動。Minho的呼吸吞吐在自己的耳邊,但跟之前刻意的舉動比起來,現在的情況已經足夠讓Thomas慶幸了。

 

  Thomas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但他可以確定那是他失戀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次。


评论
热度(25)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