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One Night Stand(下)

 

  ※ 2014/11/16

  ※ Minho / Thomas

  ※ OOC、OOC、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   *

 

  Thomas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他感覺到自己的胃餓到發痛,甚至還能聽到肚子裡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

 

  他隨便披了件運動外套,隨手拿起自己的車鑰匙準備出門買晚餐,然後他才想到他的車還在酒吧附近那個停車場。他剛剛在飯店——Minho很大方的找了一間還算高級的飯店而不是隨便的汽車旅館——是直接搭計程車去醫院的,回程的時候他也是坐計程車回來的。他怎麼會把自己的車忘了?他焦躁的抓著自己的頭髮。

 

  他很抗拒再回到那裡,他很怕自己會在那邊再撞見Minho。他不確定Minho是那裡的常客,或者跟自己一樣只是剛好在周末去那裡小酌,但他就是怕那萬分之一的機會都讓自己碰到。就像他天殺的看個醫生都能再碰到那傢伙。兩次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但現實的問題是:他還是得去拿回自己的車。

  Thomas用力的嘆了口氣,他把錢包跟手機還有車鑰匙隨便的塞進自己外套口袋。

 

  去他的一夜情。

  他在心底第三十七次咒罵著自己愚蠢的決定。

 

  *   *   *

 

  當計程車到達目的之後他狐疑的四下張望,確定路上沒有哪個看起來像是Minho的人影後,他才放心的走到停車場拿回自己的車。他一邊發動車子一邊思索著晚上該去哪吃飯。平常去的那間家庭餐廳應該還開著,Thomas記得他們的營業時間到晚上十點。他把車子開出停車場,調頭,然後開上了熟悉的路線。他打開了廣播,用無聊的廣播頻道跟音樂打發安靜的路程。

 

  當他到了那間家庭餐廳的時候他很自然的把車子停在他習慣的位置上。他拉下手煞車後熄了火,接著他開門下車。推開餐廳透明門的門把的時候上面掛著的鈴鐺傳來了輕脆的聲音,櫃檯的老闆娘看著他走進來,她和藹的送給他一個微笑。他已經來太多次了,連老闆娘都記住他了。Thomas禮貌性的點頭微笑,然後走向了自己平常習慣的、靠窗的角落。

 

  他坐下來後看了幾眼菜單後就做好決定了。他點了一份加大的起司雞肉三明治跟每日湯品,還有一杯蘇打汽水。雖然他很想再加點一份冰淇淋鬆餅,但他決定先吃完正餐再決定要不要吃甜點。當餐點送上來的時候他才意識到他真的餓壞了,他幾乎是狼吞虎嚥的橫掃他的晚餐,明明只是很普通的東西他也吃得差點吞了自己的舌頭。

 

  最後他喝著汽水,對著眼前的空盤子滿足的嘆了一口氣。這是他的晚餐但也是他今天的第一餐,他很少讓自己餓了這麼久。一切都是因為昨天該死的意外。

 

  他用吸管攪拌著杯底的泡泡開始出神。

 

  他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答應跟一個陌生男人上床。他已經想了一整天,但是他還是無法了解自己的腦袋到底出了什麼差錯。或許是因為Minho的眼神一開始看起來那麼溫和,或者是那個酒窩,或是那杯輕易把自己灌醉的調酒——但無論是什麼理由,現在回想起來都那麼讓他煩躁。

 

  但Thomas忽然發現,他想了很多事情,原因,丟臉不丟臉,有的沒的——他甚至連Minho到底是沒戴套還是套子破了這件事情都想過——但他最不介意的竟然是自己跟一個男人上床這件事。他從來沒有考慮過跟男人在一起這回事,至少今天以前沒有。他以為他會像多數人一樣找個女孩,談一場簡單的戀愛、結婚,然後有一兩個可愛的孩子。但直到今天他才發現其實他並不排斥男人。

 

  「What the fuck,我到底想去哪了?!」當自己的思緒逐漸偏離的時候,Thomas忍不住叫了出來,他的聲音大的讓隔壁桌的人紛紛轉頭看他。他注意到自己的失態,低下頭假裝沒事一樣的喝了一口飲料。

 

  但無論如何,男的女的都好,他都不想再見到Minho了。

 

  Thomas一直坐到快打烊才離開,但是當他準備結帳的時候,老闆娘卻說已經有人替他付清了。Thomas疑惑的看著老闆娘。他不記得他今天有碰到哪個熟人,怎麼會有陌生的人替自己結清帳單?

 

  「他說他是你朋友,叫什麼名字呢……」老闆娘的手指掩著嘴思考,但她顯然忙的沒聽清楚,「噢,不過他是一個亞洲人,短髮。身材比你高一點,笑起來有點傻氣。」

 

  Thomas聽到老闆娘的敘述後睜大了眼睛,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臟漏了一拍。

 

  *   *   *

 

  有人說當你越是不想碰到某一個人或是某件事情的時候,那個人或那件事情就越會在你最不希望看到的時候在你眼前蹦的一聲出現。Thomas相信了,他徹底的相信了。因為他看到那個他最不想看到的人靠著他的車,背對自己抽著菸。煙霧在他身邊繞成幾個圈久久才消散。除了等他以外,他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會讓那個人站在那裡了。

 

  他艱難的移動自己的腳步,彷彿雙腿有幾千噸重。原本只有幾公尺的距離在此刻卻好像有幾光年那麼遠。Thomas甚至連棄車逃跑的念頭都有了,但是他還是忍了下來。他決定把話說清楚,他不想再跟他糾纏不清了。他還沒走到車子前面的時候Minho已經先看到他了,他把抽完的菸蒂丟到地上踩熄。粗框眼鏡下的眼睛瞇成一條線,他微笑跟他招了招手。Thomas深吸了一口氣走到Minho旁邊。

 

  「嘿,Thomas。」Minho熟稔的叫著他,好像他們認識了好幾年一樣。「晚餐還愉快嗎?」

  「你到底想怎樣?」Thomas不想跟他寒暄,他很直接的表明來意,「你要跟我跟到什麼地步?」

  「噢、噢,你先聽我說好嗎?」Minho雙手舉起在胸前示意他冷靜,「首先,我沒有跟著你。醫院那是你自己找上門的。而這裡,我朋友在這邊當大廚,我來這裡已經好多次了。今天真的只是巧合,好嗎?」

 

  Thomas盯著他的眼睛試圖找到一點心虛,但今天Minho的眼神很平和。沒有這兩天把自己當成目標一樣的掠奪感,也沒有為笑而笑的虛情假意,就只是平淡的笑著。Thomas用質疑的眼光看著他,最後他勉為其難的相信Minho的話。

 

  「好吧,是我倒楣。」Thomas認了。「算我求你,以後不要再跟我有任何關係了。任何。」

  「我拒絕。」Minho輕輕的笑著,「我是說,我們可以交個朋友?你難道不覺得我們昨天聊得很愉快嗎?」

  「我不會跟朋友上床。」

  「你想直接進入情侶階段我也無所謂。」Minho打趣的說著,但Thomas只是翻了一個白眼。「聽著,雖然你很難相信,但我真的很喜歡你。認真的。」Minho的眼神看起來真誠的過份,他讓Thomas有些不敢直視,但Thomas不確定那是他的演技或者什麼東西。他完全無法捉摸眼前的男人。

  「你覺得我會相信一個到處約一夜情的人嗎?」Thomas盡量讓自己的語調聽起來平靜,但Minho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只覺得全身都不自在。比起昨天那樣赤裸的、充滿慾望的眼神,現在的Minho無害的讓他惶恐。

 

  Minho聽著他的指控失笑,他無奈的搖了搖頭。Thomas又再次注意到他的酒窩。他右臉頰的單邊酒窩好像有種魔力一樣能讓自己目不轉睛,他覺得自己差點就要跟著陷進去裡面。他逼自己轉移目光看向別處。

 

  「正確來說,我還沒有你想的那麼來者不拒。」Minho把手環在胸前,「而且我說過,你很特別。我知道我昨天晚上做得太過火了,我道歉。但我真的忍不住。」

 

  Minho的話又讓Thomas臉上一陣熱。但幸好現在是晚上,昏暗的路燈照不出Thomas臉頰上的紅。他不想探討Minho這段話背後的含意是什麼,但他知道他們大概找不出一個共識了。他現在只想回家。已經夠了,連兩天的驚嚇已經讓他感到疲倦,連昨天讓自己情緒低落的失戀感都被他徹底拋到腦後。他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抱歉,我要走了。」Thomas強制結束這個話題。

  「喂、等一下!」Minho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拉住Thomas,然後在他甩開自己之前摟過他的腰。

 

  在Thomas正要噴出一連串垃圾話之前,Minho又再次吻上他的嘴唇。跟前一次不同的是,這次Minho的嘴裡有一股濃烈的菸味。Thomas討厭菸味,他的支氣管很敏感,只要一點菸味就能嗆的他咳不停。可是Minho的不同,他的菸味很香,Thomas甚至能聞到一股薄荷的味道。Minho的舌頭順勢伸了進來,彷彿吸吮著冰淇淋一樣的在Thomas嘴裡搜刮。Thomas很想推開他,但就像前幾次一樣,他的力量還是比不上一個身材壯碩的成熟男子。

 

  而且他可恥的發現自己其實並不討厭那個味道還有觸感。

 

  吻的時間拉長後他還是能隱約嘗到菸的苦味,但是更多的仍然是薄荷跟香草的味道。Thomas知道有些菸款味道很淡很香,但Minho嘴裡的味道卻是他聞過最讓人上癮的一種。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肯定有哪裡不正常了才會這樣想。當Minho退出他的嘴巴的時候他的神情有點恍惚,他的鼻子跟嘴裡還是充斥著那陣清香。

 

  「哈囉?呼叫Thomas?」Minho看著他失神的樣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什、噢,我到底……」Thomas甩了甩頭,「你到底想怎樣?」他終於回過神,他讓自己看起來很生氣的瞪著Minho,但他知道他現在並不是真的那麼憤怒。

  「沒有分手砲,至少給我一個分手吻。」Minho笑了,他的粗框眼鏡檔不住他笑容中浮現的戲謔,「不過說真的,你不討厭吧?」

 

  Thomas咀嚼著Minho的問話,然後他天殺的發現自己真的不討厭。但他還是下意識的用掌心跟手背抹著自己的嘴唇,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快吐的模樣。他站在原地低著頭沒有再說一句話。他不想說謊,但也拒絕承認。

 

  Minho用著饒富興趣的眼神看著他懊惱的樣子。他很喜歡看著他掙扎時候的表情,不管是現在或是床上,Thomas的樣子看起來都像明知道自己已經全盤皆輸卻還是倔強的抵抗著。那是一種只存在在年輕人身上的不服輸,而Minho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了。或許這就是Thomas那麼吸引他的原因。

 

  「所以,」Minho語調上揚,「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呢?」他往前站了一步,讓雙方的距離近的能感受到彼此身上的熱度跟吐息。他稍稍低下頭,故意般的在Thomas耳邊吹氣,然後滿意的看到他縮了一下身體。

 

  他有自信Thomas不會拒絕他。


评论
热度(24)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