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One Night Stand(中)

 

  ※ 2014/11/16

  ※ Minho / Thomas

  ※ OOC、OOC、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   *

 

  Thomas拿著收據跟痠痛藥膏回到自己的租屋處。

 

  他覺得自己頭昏腦脹,全身痠痛。不只是因為昨天太過激烈的性愛,還有酒。Thomas很少喝酒,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不是特別的好,所以他就算跟朋友出去也只是淺嚐即止。

 

  但他失戀了。

  或者更準確的說,他暗戀的女生跟籃球隊的王牌前鋒在一起了。

 

  Thomas沒有跟別人提過感情的話題,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的朋友很多,但他不覺得那些是值得他分享感情的人。他們會一起出去吃飯、一起聊天、一起寫報告、一起開派對,但Thomas從來沒有跟他們分享過一些更深入的話題。所以當他第一次有了心動的對象的時候,他只能自己接受這件事情然後自己調適。

 

  那個女孩在班上並不是特別出眾,但Thomas喜歡她親切的笑容跟直率的個性。她不會濃妝豔抹的來學校上課,也不會穿著過短的迷你裙試圖吸引男生的目光。她是個溫暖的人,至少Thomas是這樣覺得。但他也知道她喜歡外向的、運動型的男生,而自己跟她喜歡的類型有那麼點落差。

 

  他並不意外自己會失戀,只是當真正知道後還是不免感到一陣失落。

  悲哀的初戀。

 

  或許就是這樣他才會獨自一個人在周日晚上去酒吧。他原本想喝點酒,但最後他也只是捧著一杯奶昔坐在吧檯最邊緣的角落發呆而已。他並不是那種感情不順遂就會怨天尤人到處發神經的人,他只是需要一個場所,讓自己可以安靜的脫離那些生活瑣事。他告訴自己,當今天結束之後他就要恢復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上課,正常的交友。他用奶昔敬自己的成長。

 

  他知道他的存在在酒吧裡很特別。他的年紀一看就知道很輕,看上去跟他同年齡的都是以群為單位的坐著聊天、看著酒吧裡播放著的球賽,或者年紀稍長的情侶會坐在角落的位置低聲調笑,有的中年人則是跟朋友們笑著聊天。

 

  只有他格格不入的坐在一旁,好像被全世界遺棄一樣。但Thomas覺得這樣很好,他有自己的空間,也可以感覺到人群卻又不會被打擾。不會太熱鬧也不會太孤單。

 

  只是這樣的平衡卻被一個男人打破。

 

  那是一個擁有東方臉孔的男人。Thomas並不是太意外,他已經習慣生活中的亞洲人了,他唯一不習慣的是他從來不知道怎麼區分他是哪國人。男人帶著笑坐在他旁邊,然後跟酒保點了一杯雙倍長島冰茶。Thomas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話。他並不是出來交朋友的,所以除非必要,不然他實在連開口的興致都沒有。

 

  當他緩慢的喝著自己的奶昔的時候,他聽到男人又點了一杯長島冰茶。當飲料送到他眼前的時候,他俐落的把杯子推到Thomas面前。

 

  「我請客。」他笑著。

 

  這個意外的發展讓Thomas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那杯深色的調酒在昏暗的光線裡看起來陰沉的嚇人,但儘管外觀並不起眼,Thomas還是像著魔一樣的接過男人給他的飲料。雖然常聽到人說不要喝陌生人給的來路不明的飲料,但在那短短的時間裡,Thomas確定男人沒有機會下任何藥。而且他也是男人,對吧。

 

  那杯調酒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紅茶,但是當味蕾反應過來的時候,Thomas只感覺到酸、甜跟苦的味道在嘴裡交雜。他覺得那個味道還不錯,但入喉後的辛辣讓他不小心嗆到了。他忽然一陣猛咳,咳嗽聲引來了不少側目,而男人則像是他認識多年的好友一樣笑著拍著他的背問他有沒有事。他的鼻腔跟喉嚨像是被酒精燒過一樣的難受,混合著伏特加跟其他他喝不出來的酒的味道把他嗆的眼淚都流了出來,他的臉也皺成難看的樣子。

 

  最後他抹了抹嘴角,盯著眼前的酒看了好一陣子。男人看著他的動作忍不住笑出聲,而Thomas略帶不滿的看著他。做為陌生人,他的舉動未免失禮。

 

  「哇喔,別那樣看我。」男人看到他的眼神後笑著,「抱歉,我沒看過有人喝LongIsland喝成這樣。」

  「那你今天看到了。」Thomas酸溜溜的回答著。

  「別這樣,你一個人嗎?」男人討好般的欺近他。「如果是的話,要不要跟我聊點什麼?我被放鴿子了,但我不想浪費美好的周日夜晚。」

 

  Thomas看著他的笑臉思索了很久。他對亞洲人沒有什麼概念,但他覺得這個人笑起來的樣子很滑稽,但滑稽的親切。他的眼睛會因為上揚的肌肉而瞇成一個圓弧,臉頰上凹陷下去的單邊酒窩更是他第一次見到。雖然被陌生人搭訕是出乎意料的事情,但Thomas還是決定踏出一步。在無聊的夜晚有人可以聊天打屁也不是件壞事。

 

  他們東拉西扯的聊了很多事情,當Thomas說他只是高中生的時候,男人笑著「哇」了一聲,好像沒預期他的年紀這麼輕。然後他開始跟Thomas說著當自己還是高中生時候的趣事,開著車跟朋友夜遊試膽、在學校跟別人打架差點被退學、畢業舞會上跟喜歡的女生接吻等等。他的學生生活跟自己看到的沒什麼不同,只是那跟自己是兩個世界。他除了跑步非常快以外幾乎沒有其他擅長的體育,他最常做的事情還是在圖書館消磨自己的時間。

 

  他們之間的氣氛很輕鬆,Thomas非常意外男人如此健談。在他印象裡的亞洲同學說話都十分小聲,也比其他人含蓄許多。不知不覺間他的奶昔早就喝光了,而他順手的拿起了那杯長島冰茶繼續喝著。冰塊融化後稀釋了一點酒氣,但酒精滲入身體的感覺還是讓他輕飄飄的,他的思考速度開始慢了下來。剛好他聽到男人談到他大學室友曾經因為交到女友太開心而喝過頭吐了整個房間的事情,他只覺得心裡一陣不舒服。

 

  「噢,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他悶悶的說著。

  「我送你吧。」男人釋出了善意,「你看起來不太適合開車。」

  「你也喝酒了不是嗎?還是雙份。」

  「你覺得我們誰看起來比較像是喝醉的人?」男人笑著指了指他的泛紅的臉頰,「走吧,你如果碰到警察就麻煩了。」他摟過Thomas的肩膀,半推半拉的帶他出了酒吧。他還順便連Thomas的奶昔都付清了。

 

  Thomas坐上車的時候他只覺得腦袋一片混亂,他沒想到那杯酒的酒精濃度這麼高。它的味道對任何人來說都很好入口,但是那或許是包著糖衣的假象。他有些難過抹著自己臉試圖讓自己清醒。男人上車後對他說了什麼他記不得了,他只記得男人靠自己很近的呼吸聲跟氣息。然後他感覺到男人吻了自己的臉頰,但他卻意外的沒有反抗,他只是遲鈍的看了一眼坐在駕駛座的男人。然後他隱約聽到男人在他耳邊呢喃什麼。

 

  「嘿,」男人的聲音壓得很低,氣音全部送進了Thomas耳裡,「想不想玩點有意思的?你懂的。」

  「嗯?」Thomas的腦袋昏昏沉沉,「什麼?」

 

  接著他感覺到他的下巴被人抓著掰過去,男人的嘴唇就這樣貼上他的。他忽然像是驚醒一樣的睜大了眼,然後他用力想推開眼前的人,但是男人更強硬的壓著他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他們的舌頭在交纏,柔軟溫熱的感覺讓Thomas感到一陣手足無措。

 

  「像這樣。」男人的嘴角揚起了笑容,「我的技巧還不錯吧。」

  「What the hell?!」Thomas脫口而出,「你到底在做什麼?!」

  「約砲,一夜情,隨便你怎麼說。」男人攤了攤手,「怎樣,敢跟我玩嗎?嗯?失戀的小朋友?」

  「什、你怎麼知道——」Thomas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他明明沒有談到任何關於女友的事情。

  「老天,你真是天真的可愛。我說到大學室友的女友的時候你的表情都變了,你沒發現嗎?」男人失笑的看著他,「這樣都猜不到那我真是白混了。」

 

  Thomas的雙眼緊緊的盯著他,他忽然有些迷茫。不算傷口的傷口被一個外人簡單的挑起讓他覺得難堪,但更多的卻是一股負氣的感覺。他皺著眉頭看向男人。

 

  「所以你的答案是?」男人不為所動的看著他凌厲的眼神,「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也不會強迫你。我還是會送你回家,不過那就是你的損失了。」

  「……隨便。」

 

  Thomas回答得很籠統、很含糊,但男人卻滿意的勾起他的嘴角。他踩下油門。

 

  *   *   *

 

  Thomas忽然很懊悔自己為什麼這麼簡單的就被一個男人拐了。他甚至不覺得對方用了什麼方法,他只是順其自然的跟自己攀談,然後簡單的找到自己的弱點,而自己也真的那麼輕易的就上勾了。簡直就像個欲拒還迎的婊子一樣。

 

  他自我厭惡的倒在床上,手指不停的揉著自己的頭髮。

  該死的失戀。該死的酒吧。該死的調酒。該死的一夜情。該死的Minho。

 

  他拉過床單,在腰跟腿傳來的痠痛中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20)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