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Listen up, greenie.(下)

 

  ※ 2014/11/04

  ※ Minho / Thomas

  ※ 警察設定。

 

  *   *   *

 

       到達醫院後Alby跟Newt馬上被抬進了手術室,而Thomas則在包紮完、打了一劑破傷風之後就出來了。他拿著藥單準備去窗口排隊領藥,但是醫院擠滿了民眾,顯然銀行搶案帶來的影響還沒消退。Thomas花了一點時間等待領藥,輪到他的時候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他拿著藥在大廳張望,雖然醫院人滿為患,但Thomas還是一眼就看到靠著牆壁站著的Minho,他正在看自己的手錶。他走上前。

 

  「嘿。」他拍了拍Minho的肩膀。

  「沒事了?」Minho的聲音又恢復成平常時候那樣平淡慵懶的語調,他朝Thomas的手臂看了一眼。

  「皮肉傷而已。」Thomas舉起手轉了兩下,證明自己的手臂已經沒事了。

  「最好是這樣,不然你執勤痛到哭我是不會管你的。」

  「嗯,噢,對了,Minho,關於這兩天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Thomas看著Minho的眼睛說著。

  「老天,不要像個小女孩一樣,我討厭那套。我還沒那麼無聊跟一個菜鳥計較那麼多,感謝我的大度。」Minho雙手抱胸翻了翻白眼。

  「我知道Minho閣下大人有大量,但我還是得說。抱歉,還有謝謝。」Thomas笑著。

 

  接著他轉身,跟著Minho一樣用背靠著旁邊的牆壁。Thomas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或許只是因為這樣子說話比較自在。他不想盯著Minho的眼睛說著會讓自己難為情的話。

 

  「你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傢伙。」Minho笑著搖了搖頭,他斜眼看著Thomas,「如果這些事情能給你一點教訓那就最好,Thomas。」他伸出手捏了捏Thomas的肩膀,說出了Thomas實習以來第一次聽到的名字。Thomas。

  「呃?你剛剛是在,叫我?」他微微張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Minho。

  「如果你不喜歡,我可以繼續叫你菜鳥。」Minho撇了撇嘴,「我相信經過這兩件事情之後你應該可以脫離菜鳥的行列了?還是我誤會了,其實我們的小菜鳥還想抱著媽咪討奶喝?」

  「不不,我是說,對,就叫我Thomas。」雖然被Minho挖苦了一番,但Thomas還是笑的很開,他的眼睛笑的瞇成了半月型。他忽然有種否極泰來的感覺,原本還有些抑鬱的情緒一掃而空。

  「很好。」Minho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兩個人不知道怎麼樣了,去看看吧。」

 

  Alby的傷勢比Newt輕很多,手術結束後他直接被送進了他的病房。Minho跟Thomas問了櫃台他的房間位置,毫不拖泥帶水的走到他的房間。當他們進門的時候Alby看起來很虛弱,旁邊還有位護士在善後。護士看到他們後點了點頭,簡單的交待些注意事項後就出去了。

 

  「真沒想到你也有這天。」Minho一進門就開起了玩笑,「英雄救美,真是浪漫啊羅密歐。」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Alby不甘示弱的回嘴,他的嘴唇少見的泛白著,一點血色也沒有。

  「你還好吧,傷勢嚴重嗎?」相較之下,Thomas顯得有良心多了。

  「能說能笑,能有甚麼問題?」Alby勾起一邊的嘴角笑著,「只是麻醉還沒退有點不舒服。我覺得我快吐了,尤其是看到Minho的臉之後。」

  「媽的。」Minho笑著朝他手臂打了一下。

 

  病房裡的氣氛愉快的讓Thomas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很難想像幾個小時前他們還在跟一群毒蟲博鬥。剛剛那陣槍林彈雨遠的彷彿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但左手微微的腫脹感又提醒他那件事情有多麼接近。

 

  「對了,你們去看過Newt了嗎?」Alby忽然想到甚麼般的問著。

  「還沒。他的手術應該已經結束了,不過有沒有醒來就不知道了。」Thomas雙手撐在病床旁的欄杆說著。

  「我總覺得那傢伙怪怪的,居然看到一點血就暈過去。」Minho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索什麼般的說著,「我有個有趣的點子,有沒有興趣?」他的嘴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像是偷腥成功的貓。

  「說來聽聽。」Alby雙手抱胸,饒富興趣的看著他。

  「裝死。」Minho的眼睛亮了起來,「我跟Thomas去告訴Newt說你死了,看他有甚麼反應。」

  「我還以為是什麼天大的主意。」Alby挑眉,「果然是你這種腦袋想得出來的爛點子。」

  「一句話,跟不跟?」Minho無視Alby的嘲諷,他伸出食指指著Alby。

  「好。」

  「等等,這樣會不會太過火?」Thomas遲疑的說著。

  「不過是個玩笑。」Minho不以為意,「我說過你要聽我的,所以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Minho勾著他的肩膀搖了兩下。

  「這跟那個是兩回事吧?」他無奈的看了看Minho。

  「總之,我跟這菜鳥先去看看Newt醒了沒,你就把棉被蓋著裝死吧。如果他還沒醒我們再回來找你。」Minho不顧Thomas沒甚麼意願的眼神,逕自拉著他出了病房。

 

  *   *   *

 

  「Minho,我真的覺得這樣不好。」Thomas一出房門就攔下了Minho。

  「有甚麼不好?Alby又不是真的死了。」Minho攤開了雙手,「況且,幹這行的本來就要習慣。殉職不是甚麼稀奇的事情。」

 

  Thomas一時間不知道該說甚麼,他只是看著Minho怔怔的發呆。他覺得Minho說這句話的時候好像還藏著甚麼沒說,就像他總是用玩世不恭的笑容來掩蓋他甚麼都留意著的事實。Minho每一句話的背後都有弦外之音,而Thomas還在試著了解他真正想表達的是哪個音符。

 

  「聽著,菜鳥。這社會很瘋狂,我們能做的其實很有限,在我們極限以外的事情我們只能先求自保。受傷都還是小事,如果葛屁了就甚麼都沒意義了。但是這不代表意外不會發生,所以你要學著接受跟習慣。」Minho用著難得認真的神情看著他,他的一字一句都撞在Thomas的心頭上,「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Ben那傢伙。他不聽我的建議,結果掉進了別人安排好的陷阱。我救他回來的時候他只剩半條命,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才醒。他右手神經斷了,連拿個杯子都拿不了。再後來他就辭職了。」

  「……我,我很遺憾。」Thomas的嘴巴開開闔闔,最後只能勉強擠出這樣一句話。

  「我說過,我已經習慣了。」Minho看著他的表情,語氣鬆了下來,「我不覺得我需要對那傢伙負責什麼,該做的我都做了。只是我不喜歡看到有人——尤其是我的搭檔——受傷。不過,如果他注定要死,我只會學著接受。」這段話聽起來很殘忍,但Thomas感覺的出來那是經歷許多事情後不得不妥協的現實。他忽然覺得自己過去一個月對Minho的了解都比不上今天短短的幾個小時。

 

  「好啦,Minho老師的心靈輔導結束了,Thomas小朋友還有甚麼問題嗎?」Minho迅速地說著,不等Thomas回答又自顧自地接著說,「很好,大家都沒問題,那我們現在要去找Newt了。」

  「不,這好像又是兩回事了……」Thomas忽然意識到哪裡怪怪,但是Minho已經向前走了好幾步。他只能跟上他的腳步。

 

  他們走回櫃台又問了Newt的病房號碼,很幸運地,他的病房跟Alby在同一層樓,只是一個在走廊左邊盡頭、一個在右邊盡頭。當他們站在門口的時候,Minho停了下來,他轉頭交代Thomas千萬不能露出馬腳。Thomas心不在焉的「喔」了一聲。只是當他們準備進去的時候卻剛好跟Newt撞個正著,他們彼此都嚇了一跳。Newt差點因為右腳的傷而跌倒。

 

  「喔,喔,睡美人終於醒了嗎?」Minho看著他說著,但接著他注意到Newt的情況不太對勁,「你這個半殘廢的傢伙想上哪去啊?」

  「Alby在哪?」Newt嗓音嘶啞的問著,語氣聽上去跟平常溫和的他相差了一大截。

  「Newt,你先回床上……」Thomas感覺到他的情緒不穩定,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Alby在哪?」但相較Thomas的擔心,Newt只是置若罔聞的繼續問著。

  「回床上去,你這愣頭。」Minho雙手抱胸,挑著眉看著他。「不要逼我打斷你另一條腿。」

  「除非你告訴我Alby在哪!」Newt虛弱的喊著。他的聲音讓Thomas覺得他好像下一秒就會咳出血。

 

  Newt的眼神充滿了哀傷。Thomas不知道他受了甚麼刺激,但手術後蒼白的模樣加上他眼框裡的血絲都讓Newt看起來有些嚇人。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讓路給他,還是跟Minho一起把他押回床上。但就在他猶豫的時候,Newt硬是穿過他們兩個之間的縫隙跑了出去。Thomas伸手,卻連他的衣角都沒抓住。

 

  「Newt!」Thomas喊著,聲音大的讓走廊上其他人都轉頭看著他。

  「醫生剛剛肯定把精神病藥餵錯人了。」Minho聳聳肩。

 

  *   *   *

 

  當他們小跑步到達另一邊Alby的房間的時候,Newt卻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門口。他們稍微往門裡面探了頭,確定裡面除了正在裝死的Alby外甚麼都沒有。

 

  「喂,Newt,老兄,你到底在發甚麼——」Minho伸手掰過了Newt的肩膀,然後他看著Newt瞪大了眼睛,「老天,我有沒有看錯,你在哭嗎?」

  「Minho!」Newt在轉身那刻彷彿崩潰一樣,他紅著眼框對Minho大叫,「你為什麼還笑的出來?Alby、Alby他……」

  「為甚麼不?」雖然沒演到戲,但Minho笑著挑眉,顯然很滿意惡作劇的成效。他推開Newt走進病房裡,朝那個被床單蓋住的身軀打了一下。「喂,玩笑開大啦。你這混帳還不快起來,美容覺睡夠了沒?」

 

  病床上,Alby聞聲一把掀開了被單。他撐起自己的身體坐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他招牌的高傲笑容。Minho伸出手跟他擊掌。

 

  Minho跟Alby看起來都很滿意於Newt的反應,至少他們從來沒看過Newt這樣失態的模樣。不過他們的笑容慢慢在Newt的哭聲中消失,他們看著Newt不停的抹去臉上的淚水,無助的像個小孩。他們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Newt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Minho原本以為Newt頂多是紅著眼眶吸著鼻子,然後說著「節哀順變」就走出去,但現在情況卻脫離了他的臆測。Alby看上去也很訝異,他跟Newt共事很多年,見過的世面也不少,他很難想像Newt也有哭的這麼難看的一天。

 

  「嘿,Newt,已經沒事了。」相較於另外兩個老鳥,Thomas反而是最早回過神的。他拍了拍Newt的後背,「去洗把臉。」他半推半拉的把Newt帶去廁所洗臉。

  「老天,反應這麼大?」Minho看著他們兩個走進病房裡的廁所,調侃的語氣中帶了一點疑惑。

 

  好不容易等Newt冷靜下來後,他們回到Newt的病床讓護士接回他的點滴,然後借了一台輪椅推著Newt又回到Alby的病房。Thomas毫不留情的就供出幕後主謀是Minho,但Newt卻用同樣哀怨的眼神看著他們三個。這讓Thomas有種被Minho拉下水的無辜感。

 

  他們圍著Alby的病床解釋了一下事情的經過,雖然只是輕描淡寫,但Thomas卻覺得那些事情又鮮明地回到自己眼前。當他還沉浸在剛剛的事情裡的時候,Minho已經站起身準備走人了。他只能趕緊跟上,然後承諾他們會再來看他們。

 

  Thomas輕輕的把門帶上,跟在Minho的後面走了出去。

 

  *   *   *

 

  當他們走出醫院門口的時候Minho吐了一口氣。Thomas感覺的出來那是一種如釋重負後鬆懈下來的動作。他看著Minho手插著腰,眺望著遠方不知道那棟高樓。他覺得心底有甚麼想告訴Minho,但是斟酌了半天卻想不出來該用甚麼開啟對話。他們之間很少出現這樣平靜的氣氛,所以Thomas也不急著打破。

 

  剛剛那陣大雨替整個城市洗了塵。雖然空氣中有股沉悶的感覺,還有一點雨後才有的濕黏的氣味,但比起血的腥味,Thomas還寧願大口吸著這樣的味道。地板的水灘映照著厚厚雲層下的夕陽,微弱的光芒折射進他的眼裡。

 

  「總算結束了。」Minho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眼神落在被建築物切割開來的夕陽上。

  「嗯,終於。」Thomas附和著。終於。

  「走吧,菜鳥,我送你回去。」Minho一邊說,一邊走下門口前的樓梯。

  「回去?我不用回局裡幫忙嗎?」他納悶。現在應該是局裡最忙的時候。

  「你不要扯我後腿就不錯了。」Minho瞥了他一眼,「回家養傷,這是命令。」

  「噢,你又不是我上司。」Thomas嘴邊帶著笑說著。

  「要我在這邊揍到你再進去一次嗎?」Minho笑著往他腦門上拍了一下,「傷好了才准回來上班。我說過,我最討厭看到有人受傷。」

  「是、是,Minho先生。」Thomas故意用著謙卑的語氣回答。

 

  Minho笑著搖了搖頭,逕自往停車場走去。

 

  Thomas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為甚麼忽然想起了Newt在病房外崩潰痛哭的畫面。雖然Minho說要習慣這些事情,但Thomas認為,就算給他十年,他也無法做到看著身邊的人死去而無動於衷。尤其那個人還是自己的搭檔的時候。

 

  他忍不住想著如果Minho死了自己會有甚麼反應,但他發現自己無法想像那個畫面。他的腦袋拒絕思考這個答案。肯定開心不起來吧,他想。而他也覺得,雖然Minho說得那麼風淡雲輕,但如果自己死了,他肯定也不會太高興。嗯,說不定他會對著自己的屍體痛罵自己是個白癡。

 

  Thomas想著那樣的畫面笑開來。他的嘴角上揚到一個好看的角度,牙齒也剛好露了出來。他笑著甩掉那些荒謬的想像,邁開步伐追上前面那個總是走的飛快的人。

 

  他忽然覺得就這樣跟他搭擋下去也沒甚麼不好。


评论
热度(19)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