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Listen up, greenie.(中)

 

  ※ 2014/11/04

  ※ Minho / Thomas

  ※ 警察設定。

 

  *   *   *

 

  漫無目的的結束兩天休假,Thomas原本想提早回去上班,結果他卻反而睡過頭了。當他匆匆趕到警局的時候,Minho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看著一份報告。

 

  「起的真早啊,菜鳥。」Minho丟下手中的報告看著他。

  「Minho,關於前兩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Thomas不自覺地搓著手,他想解釋,但Minho卻阻止他。

  「如果你是為了看到漂亮小妞就被勾了魂的事情道歉,你可以省下力氣。」Minho挑眉看著他,「不過我最後一次告訴你,要跟著我就聽我的,懂?」

 

  Thomas還想說些甚麼,但他聽到旁邊傳來了一陣騷動。他跟Minho同時間轉頭望向警局的其他人,他們依稀聽見了「銀行搶匪」、「槍」幾個關鍵字。警局的電話開始響個不停,像是宣告某個戲碼即將拉開序幕的前奏。

 

  「你運氣不錯,剛來沒多久就能碰上一樁大的。」Minho戲謔般的笑著,「看來沒時間讓你熱身了,該上場了。」Minho拿起了擺在桌上的鑰匙。

  Thomas點了點頭,跟著Minho的腳步跑了出去。

 

  外面正下著雨,在滂沱大雨中他們開著車往銀行急駛。一路上經過他們旁邊的除了警車,還有很多的救護車。雨勢跟搶案也造成了多起車禍,逼得Minho只能繞遠路多走了好幾哩路。當他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只能用一片狼藉來形容。醫護人員正在合力把傷患抬上救護車,消防員撲滅著不知名原因燃燒起來的房子。Thomas一時怔愣在原地反應不過來。

 

  接著他們收到了來自Alby的消息,搶匪兵分多路逃走了。Alby跟Newt正追著其中一組人馬,他要Minho他們來支援他們。Minho抓過無線電問了他們的位置,然後又風風火火的上了車準備發動引擎。他看見Thomas還站在那裡。

 

  「發甚麼呆!難道還要多死幾個人你才開心嗎?上車!」Minho對著他大喊,總算把Thomas喊醒了。

  「抱歉,我只是……」Thomas迅速的開門上車,他顯然還不在狀況裡。Minho沒等他坐穩就踩下油門。

  「停,我沒空聽你說些屁話。聽著菜鳥,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冷靜跟專心。你如果像個嚇到尿褲子的小男孩,我保證你明天就會在醫院裡醒來。」Minho的語氣很平穩,就像他平常那樣。但不知道為甚麼只是這樣幾句話,Thomas的情緒就已經平復了一半。Minho的聲音不是特別好聽,但語氣裡總是給人一種強烈的安定感。他深呼吸。

 

  「很好,就是這樣。」Minho的視線幾乎沒有看向他,但他感覺的到Thomas的情緒正在冷靜。「Now,不管等一下發生甚麼事,記得最重要的一點,安全。懂嗎,安全。」Minho加重語氣強調著。

  「Yah,我知道。」Thomas看著眼前的擋風玻璃,眼神比剛才堅定了許多。

  「好,那——」Minho準備再說些甚麼,卻聽見了無線電傳來了尖銳的噪音。可怕的聲響刺穿了耳膜,他們忍不住閉上了眼。Minho急踩了剎車,兩個人因為作用力而往前傾。

 

  「God damn it!」Minho低吼了一聲。他抓起了無線電準備破口大喊,但另一頭的人卻比他更早發難。Alby破碎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像是被雜訊干擾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說著「混帳」、「叫救護車」、「滾過來」。他們對看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都讀出了事情不太妙的訊息。Minho一邊回答一邊踩下油門。

 

  *   *   *

 

  在經過幾個路口之後,無線電又傳來了聲音,這次是Brenda跟Jorge。

 

  「他們的根據地在公園街二十一號,我們現在在外面。搶匪已經慢慢的回來了。」Brenda的聲音透過無線電傳了過來。她的聲音壓得很低,但聽起來仍然很舒服。

  「收到。我們追上Alby跟Newt之後就趕過去。」Thomas拿起了無線電回覆著。他知道Minho跟很多人的關係不太好,尤其是女人,所以現在只要碰到女警都是Thomas出面。

  「看來我們得要快點找到那兩個蠢蛋,不然派對就沒有我們的份了。」

 

  Minho說著的同時,油門又往下踩了一點。Thomas知道他開車就跟跑步一樣快的像風,但是每次看著眼前景物飛快經過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抓住了胸前的安全帶。那是Minho開車時唯一能讓他稍微放鬆的東西。

 

  豆大的雨滴啪搭啪搭隨著車速更用力的打在窗戶上,震得讓人心慌。在一個急轉彎之後,Thomas看到路旁氣喘吁吁的Alby。Minho也豪邁的踩了煞車,Thomas差點沒有因為作用力撞破玻璃飛出去。安全帶真是偉大的發明,他想。

 

  Alby在車子都沒停妥時就開門上車,但卻不見Newt的蹤影。Thomas關心的問了Newt在哪,但Alby似乎不是很想談。他的眼神有點閃爍。Alby只說Newt的右腳中彈走不了,而他則繼續追著歹徒。

 

  「靠你?等你追到的時候我孩子都生三個了。」Minho毫不留情的挖苦著。

  「Brenda和Jorge發現他們的藏身處了,搶匪已經陸陸續續回到那裡了。」Thomas感覺的出來Alby心情不是很好,他很想叫Minho安靜一點,至少現在絕對不是消遣他的時候,「我們人到齊了就攻堅。」

  「等我把他們的扮家家酒小窩給掀了,我們就去載那個跛腳小王子。」Minho帶著戲謔的微笑說著。

  

  Minho用著讓Thomas心驚膽顫的速度開到了目的地,他們在一兩個街口前下車徒步走過去。Minho環顧四周,大家看起來已經蓄勢待發。他對Thomas始了眼色,然後帶頭衝上了樓梯。Thomas握著槍跟在他後面,心底卻湧現了如潮水般襲來的慌亂。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麼大的事情,說不緊張絕對是騙人的。

 

  「緊張吧,菜鳥。」Minho在五樓外停下腳步等其他人跟上,他看到身後的Thomas的額頭泛著汗,「我說過,冷靜跟專注。不要逼我幫你收屍,我只會把你餵給我家的狗。」Minho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真是感謝你還願意把我扛回家。」Thomas看著Minho的眼睛,不知道為甚麼覺得自己放心了許多。沒想到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居然也能開玩笑了。

 

  Minho挑起眉看著他,臉上的笑意比剛剛濃了一點。他往後看了眼已經就位的其他人,然後他看向門把對Thomas示意。Thomas點了點舉槍把門把射穿,然後Minho在下一秒迅速的把門踹開衝了進去。

 

  屋裡的人看起來十分憔悴,或站或坐大概有十來個人。他們看起來十分削瘦,營養不良的像是難民,但是他們每個人都握著槍或刀。Minho破門而入的時候他們嚇了一大跳,或許是沒預料到警方會這麼快就找上門。最先回過神的那個朝著Minho開了槍,Minho往旁邊滾了好幾圈,Thomas則趁著空檔開槍反擊。子彈射中了他的右肩跟右胸,他應聲倒地。

 

  第一次對人開槍讓Thomas感到不安,尤其是鮮紅的血液從那人胸口噴灑出來的時候。但他別無選擇。他耳邊傳來的槍響讓他恍惚了起來。其他人跟在他們後面衝了進來,Thomas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他知道自己像個孬種一樣,但在人數跟武力優勢的情況下,他只想站的遠一點。

 

  「閃開閃開閃開!」Thomas雖然還握著槍,但他卻恍神到忽略了一旁躲在家具死角的人。他的個子很小,年紀看起來也很輕,他抓準了警方朝屋裡其他人逼近的時機準備逃出去。他手裡握著菜刀在空中亂揮。

  「Shit!抓住他!」Minho是第一個注意到的人,但他正和一個歹徒糾纏分不開身。他對著Thomas大喊。

 

  Thomas在Minho的吼叫聲中回過神,那個人已經跑到他左前方。他想開槍,但是那人的刀子已經砍了過來,Thomas用左手擋在自己面前,下一秒他就感受到一陣火辣辣的刺痛感從手臂上傳了過來。他吃痛的低吼了一聲,隨即舉起手槍往他的腦門上砸了上去。那人的頭被Thomas砸出了一個血窟窿,血液像是湧泉一樣從頭皮流了下來,流過他半邊臉頰直到沒入衣領。然後他昏了過去。

 

  Thomas的心臟跳的飛快,手臂上的傷口隨著他的動作流出了許多血。火紅的血水沿著手臂滑了下來,滴到了地上。Thomas知道自己剛剛幹了一件蠢事,如果不是Minho提醒他,他的走神差點就要了他的命。他的右手壓著左手的傷口,他感覺到右手微微顫抖著。

 

  他抬頭環顧四周,看到那群歹徒已經被警方制伏了。他鬆了一口氣。然後他看到Minho把幾個人銬上手銬,但Minho沒有押著他們,他把歹徒丟給其他人後往自己走過來。

 

  「我說過如果你還要跟我搭擋就要聽我的,」他雙手環胸,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我剛剛跟你說了甚麼,可以請你複誦一次嗎?」

  「冷靜,然後專心……」Thomas心虛的低下頭,他不敢看向Minho。

  「那請問你剛剛在做甚麼?」Minho的語氣變得很低沉,他抓起Thomas的左手臂,「如果你覺得受傷很好玩,早點告訴我,我會直接讓那些瘋子砍掉你的手。」語畢,他又甩開了Thomas的手。Thomas痛的皺起了眉頭。

 

  「很高興你還知道痛。」Minho看著他的表情緩和了下來,「等一下送你去醫院,你最好不要哭天喊地的吵著要找媽咪。」

  「我自己搭救護車就好……」Thomas忽然很想逃離這裡,至少現在面對Minho讓他感到無地自容。

  「如果你等的到,那你就等吧。我猜他們根本沒空理我們。」Minho說著,「總之事情就這樣了。」他不給Thomas任何反駁的機會逕自走開。

 

  Thomas垂下肩膀嘆了一口氣,這是他實習以來第一次如此挫敗。他知道面對那些窮兇惡極的壞人不能心軟。為了自己的安全,他也要習慣開槍這回事。勤務安全是警察的最高原則。他抹了抹在指縫間乾掉的血漬,一股鐵鏽味隱隱透入他的鼻腔。那是一種讓人感到挫折的味道。

 

  「Thomas。」他兀自發呆的時候,Teresa走到他旁邊,「你那邊有女人嗎?」她不甚確定的問著。

  「女人?沒有。怎麼了嗎?」Thomas勉強打起精神抬頭簡單的環視了一圈,他確定他沒有看到女人。

  「那些人說還有一個女人,但不知道她上哪去了。她在我們攻堅前還在。」Teresa深吸了一口氣,忽然覺得事情不太對勁,「那女人的男朋友也沒有回來,而且——」

  「而且?」Thomas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負責追捕他那路人的好像是Alby跟Newt。」

  「Wait、wait,你的意思是?」Thomas的腦袋一時之間轉不過來。

  「那女人可能逃出去找她男朋友了,Tom!他沒有回來就表示Alby跟Newt可能傷了他,或者……」Teresa的聲音漸漸變小。「Newt受傷沒有跟來對吧?她身上肯定有甚麼武器。如果她在他們逃亡路線上找到Newt,那……」

  「噢,不。」Thomas無意識的說著,「不過,Alby肯定叫了後援吧?說不定他們已經把Newt帶走了?」

  「我不知道,Tom,我不知道。」Teresa搖了搖頭,「局裡的人手都出動來處理這樁案子了,我真的不確定有沒有人有空去幫Newt。」

 

  Thomas僅存的希望在Teresa不確定的語調中逐漸瓦解,他忽然覺得事情不太妙。

 

  「Minho!」他顧不得剛剛那陣尷尬,他跑到Minho旁邊一把抓住他的肩膀,「Alby呢?我們得去找Newt,現在就要!」Thomas的口氣又急又大聲。

  「冷靜點你這菜鳥,Alby剛剛才跟我借了車說要去找Newt。那傢伙出甚麼事了?」Minho看著他,臉上有點疑惑。

  「我覺得、我覺得我們還是跟過去比較好,我總是有股不好的預感。」Thomas捏了捏自己的手心。

  「你還真有心情關心別人。」Minho撇了一眼Thomas受傷的手臂,「喂,Frypan,車子借我一下。」他最後還是轉頭向別人借了車。

 

  *   *   *

 

  Thomas很慶幸他的直覺是對的。

 

  他們沿著原路回到他們看到Alby的街口,再往前開一段路就是Newt受傷的巷子。他們看到Alby把警車停在那裡。當Minho正準備把車停在路邊的時候,他看到一個女人披頭散髮的跑了過來,然後在大家都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的時候舉槍對著Newt。他們顧不得車子,兩個人馬上開了車門衝過去。

 

  Newt不知道為甚麼盯著槍口看傻了眼,是Alby衝上前推開了那女人他的腦袋才沒開花。但是那女人還是馬上朝Alby開了兩槍,Alby中彈後重心不穩倒在地上。而Newt這時候才終於回過神開槍射穿了她的手。但她不死心的抽出藏在衣服裡的刀子,用力的揮向Alby。Thomas的第一反應是衝上前,但Minho卻停下了腳步。

 

  「他媽的!」Minho在看到刀光的那瞬間就抽出了手槍,他站穩後瞄準了那女人的頭。幾乎是同一時間,子彈射穿了她的頭,但刀子也捅進了Alby的後背。

  「Alby!」Thomas在女人倒地的時候吼了聲,他急急忙忙的衝上前去。

 

  子彈射中了他的防彈背心讓他身上少了兩個洞,但那把刀子卻直挺挺的插在Alby背後,幸好傷口不算太深。他掙扎著想要起來,但是背後的傷勢讓他動彈不得。他只能勉強讓自己不要像具屍體一樣貼著地板。滾燙的血液從刀子跟皮肉之間的縫隙滲透出來,染紅了他的衣服。

 

  「媽的,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瘋子。」Alby大口喘著氣。

  「Alby,你還好嗎?」Thomas扶起他。

  「放心,死不了。」他的臉上因為疼痛冒出了冷汗,但看起來沒大礙,「Newt呢?」

  「那傢伙嚇暈過去了,真是沒用。」Minho蹲在Newt旁邊,確定他還有氣後他站起來聳了聳肩。「好了,菜鳥,你的左手應該還能用吧?幫我把這兩個小丑抬上車,餘興節目結束了。」

 

  Thomas點了點頭,站起身。

  他注意到大雨在不知道甚麼時候停了下來。


评论
热度(15)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