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發廚在噗浪。

移動迷宮:Nalby、Thominho、Jeffston、Benlly。
基本上這些之外都不太吃也不會寫。

建議按照日期從最舊看到最新,因為早期文筆比較不好(つд⊂)
這樣看過來會比較適應(つд⊂)

【移動迷宮/Thominho】Listen up, greenie.(上)

 

  ※ 2014/11/04

  ※ Minho / Thomas

  ※ 警察設定。

 

  *   *   *

 

  Thomas跟在Minho旁邊實習已經一個多月了。雖然實際操作跟紙上談兵還是有些落差,但局裡的運作他已經能掌握七八成、甚至做的比很多老鳥還出色。他在基礎訓練的時候就受到教官青睞,他的體能傑出,反應迅速,記憶力也十分優秀。所有人在看過Thomas的表現後都相信他會是出類拔萃的警務人員。

 

  而Minho是他們局裡最出色的警員。雖然亞洲人的先天體格讓他在其他人身邊看似差了一截,但Minho的力量跟肌肉都出乎意料的強大,高超的近戰技巧更是讓許多想對他出手的歹徒措手不及。他像是個天生的戰士,所有東西到他手上都能成為武器,尤其他的槍法更是只能用彈無虛發來形容。更別提他神速般的雙腿。

 

  「千萬不要跟Minho比速度,因為他輕易地就能追上你,然後在你準備轉頭的時候踹中你的腿。」這是Newt在剛進警局的時候對自己的忠告。

 

  但Minho並非完美無缺。他的工作能力令人讚嘆,但是他的脾氣跟態度卻不是人人都受得了。有時候他會用他自己的方式辦案,而那種時候通常都會違反警方「勤務安全第一」的宗旨。例如他寧可放棄警械而跟歹徒肉搏,這對其他人來說是怎麼都想不透的,但Minho卻只會用「這樣比較有趣」來帶過;或者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他會用十分難聽的字眼羞辱一個違規停車的民眾。所以Minho的辦案效率雖然高,但他的投訴率也是全警局最高的。他的個性嚇跑了很多實習警員,實習結束後他們無一例外的放棄成為警察或者轉調其他分局。

 

  所以Minho很久沒有搭檔了,連實習菜鳥都沒有。Minho上一個搭檔是Ben,但Ben在某次差點被歹徒亂刀砍死之後就毅然決然的離職了。這次會把Thomas安排給他讓其他人頗為驚訝,有許多人都暗自替Thomas祈禱,希望他的潛力不會在Minho的摧殘下夭折。

 

  儘管流言蜚語沒有停止過,但實際上,Thomas覺得Minho沒有他想像中那麼可怕。不可否認,Minho講話非常難聽,他一出口就是冷嘲熱諷。Thomas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講話可以這麼惡狠,他的笑容也總是完美地加深了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但經過好一陣子的觀察,Thomas還是決定喜歡Minho。他覺得Minho雖然有時候很胡來,但他做事情都有理由——當然,除了他心情不好這種個人因素。

 

  不過,即便Thomas安然無事的度過了幾個禮拜,他還是沒辦法摸清楚Minho的思考邏輯跟行為模式。他真的很想知道Minho在想什麼,他也試著跟Minho溝通,但Minho除了露出饒富興致的眼神外什麼也不肯談。

 

  「你真的是我見過最有趣的傢伙。」Minho雙手環胸的看著他,「等你想透的那天就是你正式脫離『菜鳥』的時候,菜鳥!」

 

  大概就是那天之後,Thomas覺得他開始在意「菜鳥」這件事情。雖然他的確還在實習,但從Minho口中聽到這樣的稱呼還是讓他覺得自己矮了一截。事實上,以他的能力,已經幾乎沒有人會叫他菜鳥了,Newt甚至會友善的暱稱他Tommy。某種不甘心的心態悄然出現。Thomas開始想追上Minho的腳步,雖然他知道目前他能稍微追上的只有他的腳程。

 

  Thomas覺得Minho像風一樣,迅速、不著痕跡、難以掌握。

  但他卻忍不住想伸手抓住他,就算只有一點也好。

 

  *   *   *

 

  Minho跟Thomas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警車上。有時候他們會開著警車巡邏,或者在一個街角熄火觀察環境。Thomas在第一個禮拜時還興致勃勃的打算徒步在小巷裡巡邏,但Minho不准。而現在他已經逐漸習慣值勤時流動的特別緩慢的時間了,他會拿出他的規章跟勤務程序——那個被他們戲稱為「聖經」的資料夾——出來翻閱,或者聽著無聊的警用頻道。

 

  但Thomas知道這個區域並不是那麼平靜,只是他們有沒有去把那些城市裡的骯髒角落給掀出來而已。他不是急於表現自己或者想逞英雄,他只是認為作為一個警察他該盡自己的義務。Newt說Minho是他們局裡最有效率的人,Thomas承認在發生事情的時候他的反應跟動作都夠快速,但是在那之外,Minho就只是個不停在工作時消磨時間的人。

 

  「Minho,我們真的不用做點甚麼嗎?」今天是禮拜四,而Thomas在接下來會有兩天休假,但他一點雀躍感也沒有。經過幾天的無所事事後Thomas承認自己有些按耐不住。他知道現實跟電影的差別,但他還是相信一定有甚麼值得自己去做的,至少不是像現在這樣枯坐在警車裡。

  「安分點,菜鳥。」Minho坐在駕駛座,頭抬也沒抬的看著手裡的書,「好好享受放假前的寧靜吧。」

 

  Thomas垂下了肩膀。Minho不能算是他正式上司,他當然可以選擇不聽他的話,但Minho終究比自己資深,所以Thomas還是妥協了。但就在Thomas準備去調整廣播頻道的時候,他的眼角看到路旁一個穿著性感的女子被一個醉漢騷擾,然後她半推半就的被拖進了暗巷。

 

  「Minho,那邊,那個女人好像碰到麻煩了。」Thomas忽然感到振奮,但隨即又為了自己這種因為別人的麻煩而高興的心情感到羞愧。

  「喔,所以呢?」相較Thomas的驚訝,Minho只是抬頭用眼角瞥了一眼。

  「所以?我們不去幫忙嗎?那女人可能會被性侵,或者有生命危險!」Thomas對於Minho的冷淡感到訝異,他以為Minho只是外冷內熱而不是冷漠的見死不救。

  「聽著菜鳥,我不喜歡浪費力氣在無謂的事情上。如果你還想跟我一起行動,就聽我的。」Minho抬起頭看著他,眼神看起來漫不經心。

 

  Thomas以為自己會被Minho的眼神威嚇住,畢竟Minho對他而言仍是有種領袖般不可違抗的氣質。他總是驕傲的面對一切,好像所有事情都不放在眼裡。睥睨天下一樣的銳利眼神總是刺的他不自覺的退縮,但這次,Thoams卻毫不畏懼的直視著他。

 

  「抱歉,那顯然不是今天。」Thomas在他來不及阻止前就開門下車。

 

  *   *   *

 

  Thomas不太確定他們到底去哪了,他在陰暗的的巷子裡左彎右拐,終於靠著一個鐵罐被踢中的聲音找到方向。當他趕到的時候只看到那個醉漢倒在地上,而那女人跌坐在地上,連身裙肩帶滑了一半,豐滿的胸部呼之欲出。

 

  「嘿,妳、妳還好嗎?不要怕,我是警察,已經沒事了。」Thomas的眼神一時間不知道要放哪裡,但他還是走上前去。

 

  接著那女人站起身朝他跑了過來,在Thomas來不及反應之前把Thomas抱了滿懷。Thomas只聞到一陣刺鼻的香水味向他襲來。他原本以為她只是因為過度驚嚇而抱住自己,但接著那女人卻強硬的把他的頭壓在她白皙的肩頸上。Thomas忽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的一切開始模糊起來。

 

  「好了小妞,遊戲結束了,把那個白痴交出來,不然我就讓妳漂亮的小臉多兩道疤。」在Thomas的意識逐漸消失的時候,他聽到了Minho的聲音。

  「辦得到你就試試看啊?」那女人的聲音很好聽,但她的語氣中卻充滿了嘲諷。

 

  然後Thomas聽到了搏鬥的聲音,好像除了Minho外還有三、四個男人。他勉強張開了眼睛,就著微弱的光芒看到Minho跟其他人打了起來。雖然Minho的身型比不上那幾個彪形大漢,但他靈敏的動作跟打鬥技巧卻輕鬆的將他們一一撂倒在地。他俐落的擊中他們每一個要害,用最簡單輕鬆的方式解決了一場根本是單方面壓制的打鬥。

 

  原本還抓著自己的女人不知道何時鬆開了手,Thomas失去依靠的軟倒在地。

 

  「不、不、不可能……走開!走開!」Thomas聽見了女人慌亂的聲音,他猜想她現在肯定嚇得花容失色。他聽到她跌倒的聲音,她的手指在地上磨擦發出了聲響,聲音也從Thomas的旁邊一路後退到了死巷子的最裡面。她好像在摸索甚麼可以當作武器的東西,但最後只摸到一把垃圾。她奮力地把那些紙屑、衛生紙跟小石頭朝Minho丟去。有一顆較大的石頭劃破了Minho的臉頰。

  「我說過遊戲結束了,婊子。」Minho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任何情緒,平穩的就像他平常慵懶的語調。

 

  在Thomas徹底暈過去前,他只依稀聽到了來自那女人的尖叫。

 

  *   *   *

 

  Thomas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警局的休息室裡。

 

  他覺得頭有點痛,眼睛一時之間無法聚焦。他想開口卻只感到一陣沙啞,幸好旁邊就是飲水機。他拿了紙杯大口大口的喝著水,在喝下第五杯之後總算止住了喉嚨裡那股乾燥的感覺。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陣反胃,他忍不住單手撐在牆上乾嘔著。胃抽搐著的噁心的感覺持續了好一會,好不容易等到感覺消退後他緩緩的走出了休息室。他一眼就看到Minho正在跟Newt說話。

 

  「所以我說你下次好好……噢,嘿,Tommy,你醒了啊?」Thomas看到Newt正在試圖說服Minho些甚麼,但當他看到自己之後他馬上轉頭跟他打了招呼。

  「嘿,Newt。」Thomas覺得腦袋還是彷彿有千萬噸重,他無精打采的回應著,「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菜鳥,我早就說過要聽我的。下次再來這麼一次,就算你到時後醒來少了一顆腎我都不會同情你。」Minho一手插腰,一手拿著一杯美式咖啡斜眼看著他。Thomas注意到他臉頰上多了一個OK繃。說完話,他把咖啡一口喝完然後隨意的捏扁。在經過Thomas身邊的時候他隨手把垃圾丟進他腳邊的垃圾桶。

  「到底——」Thomas不解的看著Minho離開的背影。

  「Tommy,」Newt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Minho一直很特立獨行,但相信我,他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學,最好還是聽他的。」Newt環住他的肩膀。

  「我昏過去的時候到底發生甚麼事?」他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甚麼。

  「走吧,我們坐著慢慢聊。你請客。」Newt淡淡的笑著。

 

  Newt拉著他出了警局,在附近的簡餐店坐了下來。Thomas同樣點了一杯美式咖啡,而Newt則要了一杯卡布奇諾。雖然Thomas感覺他的胃仍是若有似無的抽痛,這種情況下或許不太適合喝咖啡,但他太需要一點咖啡因幫助自己清醒。當咖啡都送上後Thomas輕啜了一口,接著他看著Newt慢條斯理的攪拌著咖啡上的奶泡。

 

  「簡單來說呢,Minho救了你。」Newt喝下一口卡布奇諾,咖啡的苦澀在牛奶跟奶泡的緩衝下變得順口,「那群人是一個小團體。用女人當誘餌引誘那些心懷不軌的人然後迷暈他們,趁機劫走他們的錢跟手機或是車鑰匙。」

  「迷暈?可是她根本沒有對我做甚麼啊?」Thomas頭痛的回想著那時的情況,他不記得自己有被下藥。

  「Tommy,這裡。」Newt指著他脖子跟肩膀的交會處,「那女人把少量的迷藥塗在這裡,只要口鼻被她壓上這裡就會吸入迷藥。」

  「What the……」他不可置信的說著。

  「我知道這很瘋狂,如果她不小心劃破自己的皮膚讓藥滲入身體,或者讓迷藥殘留太久,她自己都會有危險。」Newt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而且他們為了避免任何意外或者受害人報警,都會安排幾個男人跟在後面。就算受害人意識到不對勁,已經吸入迷藥的人是沒有能力抵抗三四個壯漢的。」

  「那Minho說的腎臟——」Thomas覺得背後忽然泌出了一點冷汗,他吞了吞口水。

  「噢,那是開玩笑的,他們的目標只有錢跟貴重物品而已。」Newt看出他的緊張忍不住笑開了,「Minho當然注意到他們了。不過他一直想再確定他們大概有多少人,聚集地在哪,習慣的犯案對象跟時間。所以他才叫你甚麼都不要做,因為他比你更清楚狀況。」

  「但是這中間出現的被害人該怎麼辦?」Thomas反駁。

  「至少他們沒有生命危險啊,Tommy。比起東抓一次西抓一次永遠抓不完的方式,Minho選擇不打草驚蛇然後一網打盡。」Newt笑的更開心了,「所以我說他辦事講求效率,他討厭拖泥帶水。任何他出手的案件都必須成功,一次成功。」

 

  Thomas突然感到一陣洩氣。他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可以獨當一面,或者至少當個稱職的警察,但到頭來都只是自己的自以為是。這次他除了讓自己陷入麻煩,甚至還扯了後腿。他一直以為Minho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但其實他什麼都看在眼裡。

 

  他想起了Minho的那句話。

  他果然還是個菜鳥。

 

  「別太難過,Tommy。」Newt把最後一口卡布奇諾喝乾淨,「Minho就是這樣。在跟他混熟之前你很難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他也不愛跟別人解釋太多。你如果想繼續跟著他就要早點習慣。」

 

  Thomas看著Newt,然後他的視線隨著他的杯子向下。

  他盯著他的空杯子失神。而他自己的那杯熱美式已經不再冒煙了。

 

  Newt說在他暈倒之後Minho帶人去把他們的賊窩挑了,回來的時候還剛好趕上他的下班時間。Thomas只覺得一陣慚愧。他什麼忙都沒幫上。幸好那些人充其量就只是普通的混混,尤其Minho對他們已經瞭若指掌,所以這個任務幾乎是輕而易舉。Thomas的罪惡感總算降低了一點。

  Newt告訴他不要想哪麼多,以菜鳥而言他已經很好了。每個待在Minho身邊的實習警察都被他的冷言冷語激怒過,只有他是目前跟Minho處得最好的一個。或者說,Minho對他簡直友善的不可思議。

 

  Thomas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然後他站起身結帳。結完帳後他跟Newt揮手道別。

  他下班了。


评论
热度(25)
  1. 诸葛子瑜雪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雪莉 | Powered by LOFTER